社会学吧(适合大学生研究的社会学课题)


痞子小将
商家:
痞子小将
认证:
VIP会员
手机:
19965261227(一键拨号)
微信:
oooo971227
优势:
专注于内容引流,精准营销获客!
温馨提示:
请说在【痞子小将】网站看到。

社会学(适合大学生的社会学话题)

本文转载自鲁新著《大国背景:大变革时代的基层治理》(东方出版社,2021年1月出版)。

从基层治理的角度来看,社会转型一方面意味着新旧社会规范的交替,另一方面意味着利益的重新分配。在这两个阶段的交汇处,巨变中的基层社会就像一个竞技场,不同的群体在其中各显其能,争夺各自的利益份额。随着乡村的远去,乡土规范逐渐瓦解,情感、理性、法律、权力都找到了用武之地。开放的社会使得竞技场的门槛很低,每个个体都可以大显身手。因此,基层社会充满活力,但也充满风险。基层社会权力舞台是一个讨价还价的系统。议价系统和定价系统相互交织,相互转化。由于不同的定价权和议价权,所有利益相关者在社会议价系统中占据不同的地位。

之一,基层权力竞争者

一般来说,基层社会权力舞台上的竞争者主要包括 *** 、地方精英、普通民众、“钉子户”和灰色势力。其中包括:

1.基层 *** :它具有价格制定者和讨价还价者的双重身份。毫无疑问,在国家政权建设早已完成的今天,基层 *** 具有垄断暴力的合法性,是国家政策的执行者,当然也是价格的制定者。但因为它深深嵌入基层社会,利己主义,所以很明显它也是讨价还价的一方。然而,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它的角色定位一直被强调为价格制定者和讨价还价者。

2.当地精英:强有力的讨价还价者。一些地方精英因为拥有基层 *** 的“ *** 人”身份,拥有一定的定价权。地方精英主要包括经济精英和政治精英。很多时候,经济精英和地方精英相遇。在许多农村,“富人治村”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经济精英通过担任村干部和地方人大代表,在地方权力舞台上占据优势。

3.普通人:讨价还价的人数最多,但大多数情况下在权力舞台上是“匿名”的。普通民众是政策执行的对象,也是地方精英的主要讨价还价对象。他们为地方权力舞台提供资源,却未必能得到足够的回报。总的来说,他们是一群相对被动的议价者,他们几乎不会公开要求定价权,也不会挑战定价者。

4.“钉子户”:少数极其活跃的议价者敢于公开挑战定价者。表面上看,“钉子户”是基层政策执行的障碍,但其初衷并不是为了获得定价权,而只是为了获得一个相对公平的议价环境。当基层 *** 的定价权被大大削弱时,“钉子户”也可能自行获得临时定价权。

5.灰色势力,即地下价格制定者,经常通过赶走其他竞标者来获得有利的谈判地位。灰色势力给社会讨价还价体系的健康运行带来了巨大挑战,也是基层社会权力舞台失序的根源。因为灰色势力不仅以禁止竞争者进入权力舞台的极端形式参与讨价还价,还或明或暗地争夺基层 *** 的定价权。

第二,权力舞台的演变

在过渡时期,社会议价体系还没有固化成型,因此定价权和议价权之间不存在不可逾越的界限。在理想的现代社会中,国家是唯一合法拥有暴力的主体,也是社会政策的制定者和执行者,应该是权力竞技场的仲裁者。但在实践中,国家从未完全垄断暴力,一些社会团体和个人仍然可以通过其实际拥有的暴力和决策角色,获得特定领域的临时定价权。比如,由于国家基础能力有限,基层 *** 不得不寻找“ *** 人”,并赋予其自由裁量权;极端情况下,基层 *** 也愿意采取权宜之计,与灰色势力形成默契。即使普通人敢于越界,有足够的意志力,也可以通过充当“钉子户”,迫使基层 *** 暂时放弃定价权,与自己讨价还价。

更重要的是,在基层社会的权力舞台上,基层 *** 不仅是价格的制定者,也是讨价还价的力量。很多情况下,基层 *** 受自身利益驱动,甚至转移定价权,以提高议价能力。20世纪90年代,由于计划生育、农村教育、水利交通等公共政策的强力推行,以及基层 *** 主要依靠农村税收的征收来维持运转,基层治理的任务更加繁重。为了调动村干部的积极性,农村大部分乡镇 *** 让渡了部分定价权,允许村干部根据实际情况灵活执行政策,形成了农村利益共同体。基层 *** 议价者色彩浓厚,村干部的价格制定者角色错位,使得普通民众在权力舞台上失去议价能力,相当一部分农民放弃土地外出打工或集体成为“钉子户”,从而导致20世纪末基层社会权力舞台失去活力。进入21世纪,特别是农村税费改革后,基层社会权力舞台发生了两方面的重塑。

一是基层 *** 逐渐退居幕后,成为社会议价体系中的价格制定者。农村税费改革大大削弱了基层 *** 的自利性,基层 *** 逐渐从管理型向服务型转变,客观上为其回归定价角色创造了条件。一旦基层 *** 的议价色彩减弱,地方精英就无法被授权成为价格制定者。而且,随着行政合理化进程的开启, *** 在社会讨价还价体系中的定价权也受到严格管制。典型表现是,在各地征地拆迁过程中,一开始,地方 *** 延续了过去讨价还价的角色,积极参与其中。然而,很快,有经验的地方 *** 转向了市场化的 *** ,允许专业的拆迁公司牵头议价,同时专注于设计议价规则和监督议价系统的有效运行。尤其是以项目制为代表的技术治理,其主要目标是避免基层 *** 直接参与讨价还价。通过项目申报、监管、招投标等制度,基层 *** 在公共服务过程中直接参与议价的数量越来越少。

第二,权力舞台的讨价还价性质也发生了根本变化。税费改革前,讨价还价是剥削性的,即议价能力较强的一方(基层 *** 、地方精英和灰色势力)要求资源(粮食、税费、劳动力等。)来自弱势方(普通人和钉子户)。虽然双方竞争激烈,讨价还价也不少空,但也只是要价多少的区别。近年来,随着涉农资金免税和国家投入的逐年增加,基层社会的权力竞技场实质上形成了一种利益分享秩序,各种利益集团为了分配更多的资源而参与讨价还价。即使在征地拆迁这个看似有激烈讨价还价过程的竞技场上,虽然可能存在利益分配不均的可能,但也很难产生真正的利益受损方。因此,当前基层社会的权力竞技场主要有两个特点:一是其资源容量越来越大,意味着竞争者的积极性越来越高;第二,因为资源是公共的,竞技场更加开放,每个竞争者都可以从中获得机会。

本书汇集了鲁近年来对基层秩序及其变化轨迹的观察。这本书分为五章。从观察世态、观察生活方式、观察世界、探索秩序五个方面,对城管、警察、纪检、 *** 等基层秩序维护者和微腐败、黑社会、低俗文化等基层失序现象进行了深入的观察和分析。并详细阐释了暴力、规则、反社会等基层社会秩序的构成要素,强调中国的基层社会非常复杂,没有所谓的非黑即白。

作者简介

陆,武汉大学社会学院特聘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在网上被称为岛叔,是侠客岛、半月谈、南方之窗、腾讯新闻网、观察者网等媒体的专栏作家,被誉为高产“流量熊”。主要从事基层治理研究,近年来尤其关注非正规经济、边缘人、灰色秩序等相关问题。出版有《边缘地区治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版)、《找回群众:重塑基层治理》(生活书店,2015年版)等书籍。

收集0条评论


全行业全网霸屏引流推广

专注于内容引流,精准获客

微信号:oooo971227

电话:19965261227(点击咨询)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咨询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微信客服
微信客服
QQ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