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峰全部歌曲(汪峰经典歌曲30首)


痞子小将
商家:
痞子小将
认证:
VIP会员
手机:
19965261227(一键拨号)
微信:
oooo971227
优势:
专注于内容引流,精准营销获客!
温馨提示:
请说在【痞子小将】网站看到。

汪峰所有歌曲(汪峰经典歌曲30首)最原创人物2021-04-08 12:16:15

如果要用一首歌来总结汪峰的前半生,那一定是《存在》:

有多少荣耀让你觉得丢脸?

多少狂喜是痛苦的?

多少次的幸福,我却心痛?

多少次辉煌却失去了灵魂?

“终于不用吹头了。”前段时间汪峰剃了光头,他的私人造型师薛凯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剃度之年是汪峰人生的第50个年头,也是他和章子怡结婚的第6个年头。距离他小时候之一次被迫拿起小提琴,已经过去了46年。

岁月的风曾经吹乱了他不羁的长发,伤害了他苦涩的童年,叛逆的青春,迷茫的青春。

现在,再大的风也不能把他的发型吹乱。

薛凯吹了20多年的头发,从90年代飘动的长发到世纪初的前卫挑染,再到站在不惑之年的鸡冠头。

汪峰的头发很柔软,为了多保持几个小时,薛凯经常需要在包里放几罐发胶以备后用。然而即便如此,汪峰依然坚持各种极致造型,标记着人生的不同阶段。

当一个人主动给自己贴标签的时候,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自以为是;另一个是你希望被考虑的。

唱《我该如何存在》的汪峰,大概属于后者,徘徊在苟延残喘与展翅高飞之间,寻找与世界相处的方式。

1993年,汪峰22岁。他低着头跟着父亲。他父亲叫他走开。他儿子的长发让他感到羞愧。

那时,鲍家街43号乐队刚刚成立,汪峰还没有大学毕业,他正走在优雅的中央音乐学院。他迫切需要一种方式来区分自己和主流文化。于是,在清朝大辫子消失近百年后,他留起了长发,齐肩。

鲍家街43号乐队,汪峰(中)

“摇滚音乐人的头发不是头发,而是精神。朴树的妻子吴晓敏曾经这样评价那些经常光顾她家的“披头士”。

长发让汪峰的父亲之一次意识到了儿子的叛逆精神,想都没想就反感了。那是一种期待落空后的愤怒。

王福是海军军乐团团长。汪峰3岁的时候,一家人在北海公园划船,唱了一首《小竹筏》。没错。父亲动了心思,让王凤子追随父亲的脚步。他在管弦乐队里为他的儿子找了一位小提琴老师。从此,汪峰过着提线木偶的生活。

多年后,汪峰成为《中国好声音》的导师,经常问选手一个人生问题:你的梦想是什么?

从小拿起小提琴的汪峰恐怕不会有一个和音乐有关的梦。在下面这张珍贵的老照片中,对生活毫无热爱的表情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汪峰小时候的发型还是很套路的。

从4岁开始,汪峰每天要弹4个小时的钢琴。他记得老师只讲了2分钟左右,讲的最多的就是“继续打”。

十几年来,他像演奏机器一样被调试,只有偶尔琴弦断了,他才得到片刻的休息。

那时候的汪峰根本不需要考虑如何存在。

1986年5月9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一个穿着黄色军装、裤腿很长的不起眼的家伙,扯着嗓子,吹出了那句将载入史册的歌词:

我曾经没完没了地问/你什么时候跟我走/但你总是嘲笑我/一无所有。

那一年,汪峰15岁,他拉开了脖子上的小领结,被囚禁的世界得到了一丝喘息。“有一个人告诉我们他想要什么”。

古典音乐传达的是作曲家的灵魂,他当时需要的是表达自己。

那是一个情感涌动的年代,很多人需要一些东西来表达自己爆裂的内心。这种东西可能是诗,可能是酒,可能是歌。

沮丧又犹豫的汪峰,注定要选择更具爆发力的歌曲——摇滚。

接下来的日子里,王家争吵不休。看到新大陆的王峰试图逃离那里。一天早上,他走在暂时安静的长安街上,恍惚地躺在一辆平板车上。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他带着平板车滑到路中间,周围都是车流,他格格不入。

青春里的汪峰,长发及肩。

汪峰形容自己那些年极度分裂。

白天,他是国家芭蕾舞团的首席中提琴手。他左手拉着四根弦的中提琴,右手拿着弓。《红色女兵》随着他的旋律优雅起舞。

晚上,他穿过黑暗的楼梯,走进密不透风的地下室。他左手多了两根弦,右手的弓成了拨片,贴在墙上的破被子成了唯一的降噪工具——手里的乐器成了吉他。

每当他经过乐团的麻将局,敲打食堂家里的饭菜时,恐惧就升起。 *** 那个时期的作品是:

他有一份稳定的好工作/他有一个幸福美好的生活/他喜欢穿时尚廉价的商品/他喜欢看七点钟的新闻联播。

他知道他必须做出选择。95年,体制内少了一个“王建国”,春天多了一个汪峰。

他年轻的时候写过一首歌《鸟》,当他演绎最后一句“生命-来-自来-”时,会拖得很久,听众会陷入狂欢。当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十几年后,他会有另一部杰作,《出生的犹豫》。

2013年,水木年华的卢庚戌导演了一部电影《怒放的青春永别》,讲的就是那些年的摇滚青春。剧本写了三年,在他收集材料的众多对象中,有汪峰。

片中,演员有一句台词“也许你觉得我是个特别的孙子”,是汪峰的真实写照。

现在一提到鲍家街43号解散,汪峰就会由衷地自责,“我是孙子”,然后在后面贴上一句“没办法”。

他无法逃避21年前做出的选择。

43号成员冯,都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鼓手学打击乐,键盘手学作曲…学古典乐的男生,天生打磨,清纯不活。

他们拒绝一切商业演出和地下漫步。他们只在酒吧舞台的方格间即兴发挥、即兴发挥、弹唱。虽然门票只要几十块钱,但这是入场的必经程序之一。

“我当时的状态有点像2000年的朴树,没有杂质可以进入我的生活。”王峰说。

他站在舞台上,跪下来砸着吉他,仿佛踏入了更广阔的天空空,但很快,他开始租不到房,吃不上饭,当时的女朋友也走了。很多年前的春天,他没有剪长发,没有信用卡,没有她,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

1997年,汪峰与鲍家街43号签约文婧唱片公司,与崔健成为同一家公司的艺人。

但是,之一张专辑,乐队每个人都拿到了1000块;第二张专辑拿到了7400元。

这让汪峰极为气愤。他认为自己的商业价值被低估了。“我5岁开始学习音乐,13、14岁开始认识音乐,然后26岁出了两张专辑。我20年来所有努力的价值只有7400人民币。”

与文婧唱片公司的合作没有持续多久,汪峰又回到了骑着自行车到处送专辑样本的日子。对方懂不懂音乐并不重要,“只要是我认识的比我有钱的人就行”。

1999年,鲍家街43号的粉丝将他们的专辑小样交给了时任华纳唱片中国区总裁的徐小凤。

不久,王峰在朝阳公园的一家餐馆里遇到了风尘仆仆的徐小凤。对方递给我几厘米厚的全英文合同,语气强硬:“你肯定看不懂,条件丰厚,但只有你一个人签。”

会议只开了20分钟,王峰心里就有了答案,但他却用了一个星期才做出决定。

那一年,在北京东直门的一家餐厅,汪峰隔着桌子对乐队的兄弟说,华纳只签我个人,我们乐队签不了。

“那我们就分手吧。”大家都没说什么,坚持吃完饭。

杨的小儿子,当时是43号的经纪人。乐队初期,他拿出自己十几万的积蓄买了一套乐器。

解散那天,汪峰专程去了他家,半天没开口。“事情只能这样”。当时杨对他说,你一定要继续做好,拿出所有的好作品。

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他笑着为汪峰送行,但当汪峰发现他没带外套转身回来时,看到了他的眼泪。

签下华纳后,他的齐肩长发被打理成各种时尚造型,发胶的香味挥之不去,在那个年代是独一无二的精致。

首张个人专辑《花火》的封面是他的脸部特写。风格和当时流行的港台风没什么区别。歌词耐人寻味,像宣言,也像预言:

这是一个没有结局的节目/包含了所有的荒谬和疯狂/现在我有点累了/所以我/开始改变。

这首歌发布后,汪峰真的开始变了,人变了,生活也变了。

2000年,搬了十几次家的汪峰,一次交了两年的房租,变得像烟花一样,痴迷于一时的美好。

在我的记忆中,他终于过上了“更有尊严的生活”,但十年后,他问“谁知道尊严变成了什么?”

在商业逻辑中,“摇滚歌手”首先是歌手,然后才是摇滚。为了让自己的形象更加国际化,他在专业造型师的安排下,穿上了腰间挂着铁链的皮裤。刚开始他不习惯,经常忍不住用手捂着链条。“虽然穿成这样并不意味着你就是摇滚,但粉丝们认为那就是摇滚。”

2005年左右,汪峰的发型

也是在那段时间,电影《十七岁的自行车》需要配乐。王小帅导演找到汪峰,用简单的方式说服他:“让他觉得这是一部地下电影,不商业化”。

很明显,他还是很向往“地下”的时光,就像那双手套着铁链,不由自主。于是,落在了地与地的分界线上,他学会了向前爬行。

2004年,鲍家街43号解散后的第五年,汪峰找到了当年的鼓手山参与自己新专辑《笑哭》的录制,这首歌是在山租的一间普通房子里录制的。

有一天,汪峰在客厅唱《飞得更高》,山听了几句,说他是个讨厌鬼,把他逼到厕所。不过汪峰当时的经纪人蒋南阳说,我们之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就听到了钱的声音。”

果然,第二年,中国移动买下了《飞得更高》,在央视黄金时段作为广告歌曲播放。这首歌和神六一起上空。从此,汪峰成了晚会上的摇滚歌手,拎着塑料袋装着随行的CD,“到处唱卡拉ok”,在《同一首歌》上肆意尖叫。

摇滚歌手被打上励志的烙印还是之一次。

在一年唱了300遍《飞得更高》之后,汪峰写了之一首新歌叫《机》。在歌词中,矛盾和愤怒无处不在:

这就是盛开的生命/成为报废的机器。

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仙境/没有爱情的无尽丛林。

这就是生命盛开/成为精密的机器。

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仙境/钢筋混凝土的贫瘠丛林。

徐小凤总统不允许这样讽刺的话语出现在汪峰的上升期。就在他要否定这首歌的时候,时任策划总监的李志明劝阻道,“如果歌词能改一改,意境能接近飞得更高,这首歌可能会成为金曲。”

商人不想浪费任何可以实现的机会,身材灵活的汪峰也只是随心所欲的修改了歌词,把歌名改成了《怒放的生命》。

在歌曲的MV中,汪峰饰演两个角色,扮演两个自我:一个在黑暗局促空的房间里,一脸沮丧;另一个站在空荒芜的路上,自由地歌唱。

在自我的分裂和挣扎中,生命怒放,像飞得更高,把汪峰带到了每一个榜单的榜首。

矛盾被暂时掩盖了。后来汪峰把头发越吹越高。造型师薛凯解释说,这是因为他的音乐能力越来越强,他的头发必须被夸大。

他不再遮腰上的铁链,渐渐地,短外套、尖头鞋、黑色墨镜相映成趣。

2013年11月9日,上海八万人体育馆演唱会上,汪峰在台下对章子怡做了八分钟告白,“我想对你说:我想象着有一天,这个社会不再把我们生活的迷茫和坎坷当成放荡和肮脏。”

之后他唱了《我好爱你》。此时42岁的汪峰发型已经变得中规中矩。

2013年11月9日,汪峰向章子怡表白,演唱《我好爱你》

但是,他把这首歌写给了前女友葛慧杰。战争迫在眉睫,他的前女友、舆论和同行把他拖入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漩涡。

他所谓的“困惑与挫折”终究被视为“放荡与肮脏”。

那一年,他发行了专辑《一生无物》。有一首歌《一瞬间》,像是自我状态的小品:

仔细看着镜中的我/这是一个多么奇怪的人/在醉梦的皮囊后面/原来是这种被摧残的悲伤。

他是一个善于自省的人。每首歌都是他生活的一面镜子。他不断审视自己:

一个摇滚歌手选择融入人群,这是一条从来没有人踏过的路。没有参照物,他只能自己校准,留给后人评论。

他一直在寻求世界的认可,这是他能够存在的方式。

然而,失落是人生的常态。

在妻子章子怡无数次对他的告白中,最让人放心的是“就算全世界都不支持你,我也一定会袖手旁观在你身边”。

家庭也许是他人生中最深刻的转折点。

这两年,他的作品变得柔和琐碎。50岁的他放弃了夸张的造型,之一次以寸头的形象示人。没有刘海的遮挡,观众可以更清楚的看他的表情,好像比以前和善了很多。

在半辈子的挣扎、迷茫、焦虑之后,他找到了一些答案,放下了一些疑问。批评的声音还是很多的,被一群人嘲讽,但是当他站在舞台上开始唱的时候,总有一些人信了:

信仰还在空中浮动。

只是,头发不再飘了。

最后,让我们来完成这首歌。汪峰2020年翻唱《童年》这首歌的时候,已经49岁了。

童年已经过去,和平的中年即将到来。他剪掉了飘过整个青春的长发。热闹的舞台外,章子怡在等他回家…

收集109条评论


全行业全网霸屏引流推广

专注于内容引流,精准获客

微信号:oooo971227

电话:19965261227(点击咨询)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咨询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