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自然事件(中国道士真实斗法事件)


痞子小将
商家:
痞子小将
认证:
VIP会员
手机:
19965261227(一键拨号)
微信:
oooo971227
优势:
专注于内容引流,精准营销获客!
温馨提示:
请说在【痞子小将】网站看到。

超自然事件(中国道士真实斗法事件)

1959年1月25日,由8名男性和2名女性组成的10名俄罗斯学生在乌拉尔北部的Otorten山脉进行了一次越野滑雪之旅。第二天,其中一名成员尤里·尤丁因病被迫返回,这可能是他一生中最幸运的一场病。剩下的9人继续跋涉。在他们到达最终目的地的8天之后,由学生、教师和军人组成的搜索队出发去寻找失踪的登山队员。2月26日,搜救队在西伯利亚北部Kholat Syakhl上坡的滑雪杖上发现了一顶飘动的帐篷残骸,帐篷上搭着滑雪板。在当地语言中,Kholat Syakhl的意思是“死亡之山”。营地使搜索队困惑不解。

三个无人能解释的‘超自然’未解之谜

找到帐篷的学生米哈伊尔·沙拉文说“帐篷被拆了一半,还盖着雪。”房间里空无一人,所有的东西和鞋子都落在了后面。调查人员表示,帐篷被从内部切开。帐篷周围的脚印表明,那些人只穿了袜子或赤脚,有一次甚至只穿了一只鞋。两组照片沿着斜坡向下,指向一片茂密的林区。在森林的边缘,在一棵大雪松下,调查人员发现了一场小火灾的‘残骸’,以及前两具尸体,他们没有穿鞋,只穿着内衣。树上的树枝被砍断了五米高,这表明其中一个爬上去是为了寻找什么东西,也许是营地。

在雪松和营地之间,搜救人员又发现了三具尸体,尸体的姿势似乎表明他们试图返回帐篷。在第一次搜寻两个月后,其余的人被发现在15英尺深的雪下,他们在被寒冷冻死之前绝望地挖空了自己的洞穴。这群人中有些人骨折了,有严重的内伤,但奇怪的是,他们没有外伤,甚至皮肤上也没有划痕。更奇怪的是,他们衣服上奇怪的部分含有高于正常水平的辐射。其中一个确实有严重的外部伤害,这真的很神秘,也很令人担忧,其中一位徒步旅行者Lyudmilla Dubinina,她的舌头,眼睛,嘴唇的一部分,面部组织和一块头骨碎片都不见了。

三个无人能解释的‘超自然’未解之谜

一项医学检查没有发现可能导致他们死亡的损伤,最终的结论是他们都死于体温过低。令人惊讶的是,公布的文件中竟然没有关于登山运动员体内器官状况的信息。现在,所有这些神秘的情况和事件导致了各种各样的理论,关于在那些黑暗和可怕的时间发生在死亡之山实际发生了什么。

最初有人猜测,土著曼西人可能攻击并杀害了侵犯他们土地的群体,但调查显示,他们死亡的性质并不支持这一假设;只有徒步旅行者的脚印清晰可见,没有任何徒手搏斗的迹象。关于这项调查的另一个争议是,12岁的尤里参加了五名徒步旅行者的葬礼,并回忆说他们的皮肤被晒成了“深棕色”。

尤里后来成为了佳特洛夫基金会的负责人。可能的解释,如雪崩或俄罗斯军方和秘密实验武器测试,甚至雪人和外星人绑架也是流行的理论。虽然这些理论大多没有坚实的基础来支持它,但外星人绑架是相当有趣的,因为它有一些强有力的官方和非官方的理由。就在事发当晚,另一群徒步旅行者(事发地点以南约50公里)报告说,他们在北部的夜空中看到了奇怪的橙色球体。在2月至3月期间,各独立证人(包括气象处甚至军方)在邻近地区不断观察到类似的球体。

三个无人能解释的‘超自然’未解之谜

虽然有许多不同的理论,但没有一个经得起推敲,因此耐得住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未解之谜之一——佳特洛夫山口的传说。

不明信号—Wow

1977年8月15日,天文学家Jerry Ehman,志愿者为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现在大耳朵无线电天文台SETI(寻找外星智慧),从外层空间扫描无线电波,希望随机遇到的信号孔的特点,可能会发出智慧的外星人。他突然收到了一个持续72秒的强窄带无线电信号,这可能是Ehman使用的阵列所能测量到的最长时间。它的声音很大,似乎是从人马座的一个地方传来的,更确切地说,是在人马座中一颗名为Tau人马座的恒星附近,距离地球120光年。

Ehman所圈出的字母数字序列表示无线电信号强度随时间的变化。在天文学中,数字“1”到“9”表示相应编号的强度(从1到9);10及以上的强度用字母表示:“a”表示10至11之间的强度,“B”表示11至12之间的强度,以此类推。最高测量值为“U”(强度在30 ~ 31之间),比正常背景噪声强30倍。

三个无人能解释的‘超自然’未解之谜

根据这篇文章,Ehman写道:“哇!对原始打印输出的信号,因此其标题为“哇!”信号。“所有定位信号的尝试都失败了。人们提出了许多关于排放源的假设,包括自然源和人为源,但没有一种假设能充分解释这一结果。但是到目前为止,‘哇!信号’仍然是迄今为止探测到的最强的外星无线电传输候选信号。

弗雷德里克·瓦伦奇失踪

1978年10月21日,20岁的弗雷德里克·瓦伦奇离开澳大利亚墨尔本,开始了一段125英里的飞行训练,目的地是国王岛。他驾驶的是单引擎塞斯纳飞机。下午7点06分多一点。瓦伦奇通过无线电与空中交通管制员取得联系,询问是否还有其他已知的飞机在该地区飞行。来自墨尔本的答案是否定的,这个答案在随后的奇怪交流中再次得到了证实。

三个无人能解释的‘超自然’未解之谜

在与空中交通管制部门令人费解的对话中,瓦伦奇声称他看到有东西在他附近飞行。当被问及是否能确认这是一架飞机时,他说不能,这一声明他重复了好几次。他描述该物体至少有四个明亮的着陆灯;他还说,它有一个闪亮的金属表面和一个绿色的灯。

7分钟后无线电联系中断,华伦奇再也没有音讯。空中交通管制员听到瓦伦奇最后的官方发言是“这不是一架飞机”。有趣的是,在腓特烈·瓦伦奇失踪的那个晚上,在国王岛和巴斯海峡地区出现了许多不明飞行物或奇怪的光。因此不明飞行物学家推测,外星人要么摧毁了瓦伦蒂奇的飞机,要么绑架了他。就连总部位于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UFO地面飞碟观察组织也声称,当天由水管工罗伊·廖拍摄的照片显示,在奥维角灯塔附近,有一个快速移动的物体正在出水。尽管这些照片不够清晰,无法辨认出该物体,但UFO研究小组辩称,它们显示了“一个真实的未知飞行物,中等大小,显然被云状蒸汽/废气残留物包围”。在事件前后的几周内也有目击事件发生。

三个无人能解释的‘超自然’未解之谜

现在这个谜团还没有结束,据他的父亲说,瓦伦奇是ufo的狂热信徒,担心外星人的攻击,所以有一个巨大的猜测,瓦伦奇策划了自己的失踪。甚至还有另一种可能是自杀;然而,对认识他的医生和同事的采访几乎消除了这种可能性。1983年7月,美国航空安全调查局发现了可能来自塞斯纳182飞机的部件,该飞机有一定范围的序列号,其中包括华伦奇的飞机。但是由于缺乏具体的证据,什么也不能得出结论。

所谓的“死亡螺旋”,他最初当成简单的轨道的飞机。瓦伦奇报告的头顶上的灯光可能是金星、火星和水星,以及明亮的恒星Antares,它们的行为与飞行员的描述相符。

三个无人能解释的‘超自然’未解之谜

所以到目前为止,对他的神秘失踪还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结论。所以你认为,瓦伦奇是在策划他自己的失踪还是背后有什么更邪恶的东西。


全行业全网霸屏引流推广

专注于内容引流,精准获客

微信号:oooo971227

电话:19965261227(点击咨询)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咨询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