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子神数(邵子神数免费算命网)


痞子小将
商家:
痞子小将
认证:
VIP会员
手机:
19965261227(一键拨号)
微信:
oooo971227
优势:
专注于内容引流,精准营销获客!
温馨提示:
请说在【痞子小将】网站看到。

邵子神数(邵子神数免费算命网)赵丽华刘傲夫贾浅浅的这几首争议不断的诗,到底谁的更好一些

早起,惯例打开头条看推荐文章,入眼就看到刘傲夫先生转发的@尘世五哥一则推文,作为吃瓜群众,年内年外一直都在看这个热闹,其实已经老腻歪了。但看到刘傲夫先生转发时的评论,忽然心里就不爽,打开看看其实这则推文就是对三位诗人做了介绍并列举了三位诗人的关于如厕的尸字头诗。

赵丽华刘傲夫贾浅浅的这几首争议不断的诗,到底谁的更好一些

认真阅读了一下三位诗人的几首诗,抛开他们写作的题材会否让人不适不谈,单从诗歌意境营造这一专业诗歌评论角度来说,从三人红起来的顺序来看,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趴在沙滩上。

按他们的出场顺序,首先我们来看赵丽华女士的《傻瓜灯——我坚决不能容忍》:

赵丽华刘傲夫贾浅浅的这几首争议不断的诗,到底谁的更好一些

这首诗,姑且称之为诗吧,营造的是什么意境呢?看不出来,只感觉这是赵大诗人在发脾气,为啥发脾气呢,个人揣测估计是她上厕所,刚好碰到前面一位上厕所的没冲,恶心的气味和景象一下子惹毛了她,于是就歇斯底里的发了一通脾气。

这段话有没有正面意义?有,那就是和公共厕所便池旁经常见到的“来也匆匆,去也冲冲”一样,提醒人们记得便后冲水,只不过“来也匆匆,去也冲冲”是温馨提示,她是怒气冲天的提示罢了。

她这首诗背后还隐藏了什么?我觉得,一,揭示了她有洁癖。二,脾气暴躁。

也就这么三点,不知道大家还会看出来什么,我就看出来这三点。所以个人认为她的这首在意境营造上差的太远。不能称之为诗。

再来看刘傲夫的这首《与领导一起尿尿》:

赵丽华刘傲夫贾浅浅的这几首争议不断的诗,到底谁的更好一些

其实这首早几年我没玩微信,只是在QQ的时候,就有写诗歌的朋友拿来给我看过,说是获得诗歌大奖,我当时一看,很熟悉,这不是贾平凹《废都》里的段子嘛!怎么他就拿出来分分行当诗歌发表了?所以我质疑刘大诗人这首诗的原创性。为什么质疑,因为我看《废都》比看他这首诗早至少十五年。除非刘大诗人拿出这首诗创作出来的时间比《废都》出版的早的证据。但这个段子是不是贾平凹在《废都》里原创,还是他收录使用的当时手机短信的段子,也不好细考,也不必细考,那么长一本小说引用一个段子绝对不算抄袭,但这么短短一个段子就这么分分行弄成一首诗署名发表这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虽然“我说”的内容刘傲夫先生略有改动,但按照认定是洗文还是原创不得超过原文50%的原则,刘傲夫先生这个通过段子改写成的诗说是他原创显然说不过去。不信大家去看《废都》,貌似出现在周敏因为杜撰庄之蝶故事得罪了景雪荫,后来在庄之蝶指导下去见秘书长托情,等待秘书长开会的时候在公厕里见到秘书长时的那段情节里有这段子,原来“我说”的内容是“领导,你也亲自尿尿啊!”之所以说貌似是因为我的那本《废都》被人借去弄丢了,现在没法拍照证实,全凭记忆。我的记忆力还是非常好的,《废都》里孟云房(就是那个研究《邵子神数》弄瞎自己一只眼的那个孟研究员)说的几个段子接近二十年到现在都有记得,如一江春水,颜色不同等。

当然,如果刘傲夫先生的这首《与领导一起尿尿》写的比贾平凹先生的《废都》早,那就没问题。或者刘傲夫先生也可以说他根本没看过《废都》,能这样写出来纯属英雄所见略同,但当年那些漫天飞舞的这个段子你也没看过,我不大相信。

现在抛开是否原创不谈。这首诗在立意上和意境营造上还真比赵丽华女士那首好多了,这首让人读后能产生一个画面:领导在气宇轩昂的尿尿,旁边站着一个也在撒尿的猥琐的点头哈腰的巴结脸子男认,献媚的笑着对领导拍马屁。具有很强的社会讽刺意味。读后还是让人产生憋不住笑的感觉的。如果真的是刘傲夫先生自己创作,也真是鬼才。

这首如果按我定义,应该属于诗了。毕竟有场景,有意义。

比赵女士的强多了。

说完他们,咱们再来看贾浅浅的这两首诗,

赵丽华刘傲夫贾浅浅的这几首争议不断的诗,到底谁的更好一些

我是很认同头条的@纯诗爱好者 对这两首诗的评价的,大家就是对杨小林带偏了。如果没有杨小林的文章在先,如果是一个带孩子的慈祥的妈妈来看这两首诗,绝对不会感觉不适,反而会会心一笑。

当然,由于现在带孩子大家都用纸尿裤,可以排除很多孩子直接把屎尿拉床上的现象。但没有纸尿裤发明以前,孩子不会走或者就算会走不会下床的时候一时照顾不到拉在床上不是很正常吗?我就想问问诸如司马南等,当你批判贾浅浅这首诗让你不适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你小时候有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呢?你妈妈会怎样对你呢?建议大家问问自己的父母。看看会得到什么答案。我相信,洁癖如赵丽华女士,如果她不懂事的孩子拉床上,还抓起来,她肯定不会再写一首歇斯底里的《我坚决反对你拉在床上》,而应该是啼笑皆非之后,跟贾浅浅一样,来一句,你真是我的小皇帝呀,来让妈给你洗洗。所以由此看来,贾浅浅那句“那样子像个归来的王”,其实也折射出当今父母把孩子当小皇帝养的社会现实。谁家的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同理,她的另外那首《我的娘》也是如此,反映了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溺爱。母亲爱孩子有错吗?母爱胜过一切,屎尿算什么?

当然,孩子拉在床上,作为不相干的其他人,肯定会感到恶心,但孩子是自己的亲,作为孩子母亲,是不会嫌弃自己的孩子拉在床上的,也许第一次碰上会哭笑不得,但习以为常的时候就没什么了。其实不要说对自己的孩子,就是孝顺儿女对待自己不能动弹的父母,擦屎刮尿也不会有恶心不适感。这恰恰正是中华美德。

所以这两首在诗上是没问题的。甚至从场景描摹和感情倾注上我认为更胜过前面两位大诗人,可以直接把他们拍在沙滩上。

至于内裤、黄瓜篇,被批判了,那无可厚非。因为那些篇传递的从哪个角度来分析,都不能分析出美来。

所以贾浅浅还是出道时间浅了点,在写作题材的选择上不够慎重。这是值得她自己反思的。

这篇文估计会得罪很多人,包括前两位大诗人。但无所谓了。

最后在此推荐一篇文章,想写诗,写好诗的朋友不妨去看看:@蓝田如梦 今天发的一篇推文。相信能让大家对诗有个清晰的认知。

赵丽华刘傲夫贾浅浅的这几首争议不断的诗,到底谁的更好一些


全行业全网霸屏引流推广

专注于内容引流,精准获客

微信号:oooo971227

电话:19965261227(点击咨询)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咨询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