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的游戏第六季(权力的游戏第六季无删减)


痞子小将
商家:
痞子小将
认证:
VIP会员
手机:
19965261227(一键拨号)
微信:
oooo971227
优势:
专注于内容引流,精准营销获客!
温馨提示:
请说在【痞子小将】网站看到。

权利的游戏第六季(权力的游戏第六季无删减)《权力的游戏》第六季(下)

第7集:招募大军

玛格丽脱下肮脏的麻布,换上华丽的服饰,头戴着皇后的桂冠。即使如此,她没有忘记七神赋予的使命,仍在圣贝勒教堂潜心研究《七星圣经》。大麻雀对她的表现非常满意,还不忘教导她,王权与信仰结合后也需要凡人的欢爱,为二者创造出继承者。玛格丽恭敬的接受神的指示。大麻雀认为已完全控制了这位提利尔家族的后人,随即话题转到了她的祖母荆棘女王奥莲娜•提利尔身上。在教庭看来,奥连娜是个执迷不悟的罪人。如果玛格丽不能将她带上正途,大麻雀就无法保证奥莲娜的安全。

在乌尼亚修女的随同下,玛格丽回到了红堡。与其说随同,不如说是监视。玛格丽知道自己只要有半点行差踏错,大麻雀就会煽动教民冲入红堡。奥莲娜执掌家族几十年,怎能看到家族的后代受人摆布摧残。她执意让玛格丽返回高庭,然后再想办法救出被囚的洛拉斯。玛格丽轻轻跪在她的脚边,轻握着祖母的双手,乞求祖母离开君临城。奥莲娜感觉到有张纸条塞进了她的手心,她仔细端详着孙女的眼神,心里明白了几分。荆棘女王不再坚持,同意返回高庭。手心里的纸条画着一朵玫瑰,奥莲娜终于知道玛格丽的心仍属于提利尔家族,而不是七神。

得知奥莲娜要离开的消息,瑟曦马上赶了过来。瑟曦想说服奥莲娜留下,可只是徒劳。奥莲娜不知道孙女有什么打算,但她相信玛格丽的判断。而且目前的困境都是瑟曦一手造成,引狼入室,陷害玛格丽和洛拉斯,最后还砸了她自己的脚。所以不论瑟曦说什么,奥莲娜都不可能继续呆在君临城。其实瑟曦情况更糟,被家族抛弃,更被民众鄙视,连詹姆都被派去收复奔流城。她的身边只有敌人没有朋友。不愿离开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琼恩正在北境寻找志同道合的盟军,野人部落是他最先考虑的地方。虽有托蒙德的支持,可其他部落仍未效忠。除非是与异鬼作战,否则他们都不愿参与到南方的家族战争之中。琼恩不得不指出他们的短视,北境三个最强家族波顿、卡史塔克、安柏都视野人为死敌。一旦琼恩的军队被消灭,他们就会挥军北上,屠杀所有进入长城的野人部落。士为知己者死,琼恩曾为帮助野人部落死于非命,如今到了报答的时候。各部落首领同意加入琼恩的复仇大军。

琼恩、珊萨和戴佛斯又赶到了寒冰弯的熊岛。这里属于莫尔蒙家族,前守夜人司令官杰奥•莫尔蒙对琼恩有知遇之恩。目前家族的掌门人是只有十岁的莱安娜 •莫尔蒙。之前史坦尼斯曾写信要求熊岛效忠。年幼的莱安娜断然拒绝,并声称只效忠于真正的北境之王史塔克家族。仅这份胆识,就让琼恩钦服,更希望莫尔蒙家族能履行誓言。可琼恩是私生子,珊萨也已嫁进了波顿家族,莱安娜并不承认两人史塔克家族的身份。但戴佛斯的话让她改变了主意,当前北境几近分崩离析,这种状态无法抵御即将到来的凛冬和风雪中的异鬼。只要异鬼和他们的尸鬼大军跨过了长城,位处最北端的熊岛将首当其冲接受暴风雪的洗礼。唯有合力推翻波顿家族在北境的统治,才可能改变现状。莱安娜遂决定倾尽所有的几十人兵力加入琼恩。人数虽少,却有无比强大的信心,莱安娜坚信熊岛的汉子在战场能以一当十。

琼恩的招募并非一帆风顺,很多家族并不愿与波顿为敌,更有家族因罗柏•史塔克挑起战争后却又半途而废耿耿于怀。两千野人部落,再加几百名效忠的家族军队,根本无法与北境三大家族联盟对抗。大军内部也产生了分歧,琼恩和戴佛斯认为必须在暴风雪来临前赶到临冬城,而珊萨则坚持招募更多军队。见自己的意见没被采纳,珊萨偷偷写下封书信,落款使用了家族姓氏。她相信收信人一定会助她一臂之力。

去多恩前,詹姆曾承诺的城堡、名门老婆都没实现,波隆此时一肚子埋怨。可他还是跟着詹姆带领大军,沿着红叉河挺进到奔流城。奔流城外,瓦德•佛雷两个愚蠢的儿子正领着一群乌合之众叫城。他们把黑鱼布林登的侄子艾德慕拽上绞刑台,还用曾割开凯特琳•克塔克喉咙的匕首比划着,威胁黑鱼弃城投降。见黑鱼不为所动,这两人反而无计可施了。对这种大伤士气的做法,詹姆觉得可笑之极。他命令波隆向城中传话,他要与黑鱼谈判。

詹姆独自来到奔流城的吊桥下,对头顶城墙上的箭弩视而不见。吊桥缓缓放下,黑鱼走出了城门。黑鱼布兰登并无心讲和,奔流城固若金汤,城里的粮食足够维持两年,而詹姆可没有两年的时间可以等。何况詹姆是出了名的背誓者,曾向凯特琳承诺送回珊萨和艾莉亚都没有兑现,黑鱼怎么可能与这种人谈判。这次的谈判,除了羞辱詹姆,黑鱼没有其他目的。

雅拉率领着海上最快的铁舰队一路冲向了大洋彼岸,停靠在瓦兰提斯。经过长时间的海上航行,所有船员都需要放松。他们在当地的妓院里纵情玩乐,连雅拉怀里都搂着半裸的妓女,只有席恩低着头蜷缩在角落。在拉姆塞手里的几年,让他受尽屈辱,完全丧失了尊严和自信。雅拉需要的是真正的席恩•葛里乔伊,而不是窝囊的臭佬。她要让席恩重新振作,姐弟俩携手打拼,与弥林的龙女王结盟,重夺铁群岛。

布拉佛斯的码头集市里风传铁舰队在驶向奴隶湾,一个矮小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今天的艾莉亚像贾昆一样将头发平贴的束在脑后,双手背在身后,脚步轻盈,似乎并不担心无面者的追杀。不知道她从哪得到大笔钱财,在维斯特洛商船上租下舱房。做好这一切,她站在桥上远远看着港口巨大的泰坦神像,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事情。一名老妪靠近,趁艾莉亚不备,掏出匕首在她身上连刺几下。无面者终于出现,艾莉亚一把推开杀手,翻身跌入水中。水面上只留下一股股血花,慢慢散开。

艾莉亚从水底潜到码头,咸咸的海水刺激着她的伤口。她艰难的爬上岸,手捂着伤口,沿着街道一步步前进。她顾不上渗出的鲜血洒在路面上,双眼警惕的看着所有从她身边经过的人,好像随时都会有人拿着匕首再次扑向她。

自从被美人布蕾妮重伤后,猎狗桑铎•克里冈心如死灰。他原本就想躺在荒原上静静等候死亡降临,却被一群善良的村民拯救。不仅拯救了他的肉体,还有他的灵魂。从那以后,猎狗收起了他残虐的本性,每天帮着村民做些体力活打发时间。右腿受伤落下的毛病,让他一瘸一拐,但他仍是全村最强壮的人。平时的沉默寡言,只是为了能抛开曾经的愤怒和仇恨,得到平静的生活。

但诸神没有给他想要的生活。曾经主持正义的无旗兄弟会沦落为敲诈勒索的犯罪组织,因勒索村民不成,转而进行报复。当正在砍柴的桑铎听到山下的叫喊声匆忙赶回村里时,村民已经被屠杀殆尽,曾为他疗伤的教士也被吊在尚未完工的教堂顶上。看着那双失去光泽的眼睛,猎狗拎起了斧子,再次燃起心中的怒火。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下)

第8集:无面者

四个兄弟会成员在树林里肆无忌惮的嬉笑着,这也是他们一辈子最后的声音。拎着斧头的桑铎快步走近,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他已经砍下第一个人的头颅。斧头只挥动了四下,整个战斗就结束了。但这还不能熄灭桑铎的愤怒,他要找到劫掠村民的头领。

顺着泥泞的道路追下去,桑铎看到无旗兄弟会的首领贝里•唐德利恩正在实行家法。三名兄弟会成员,因抢劫和滥杀接受绞刑。他们正是桑铎在寻找的人。贝里不想惹怒这条猎狗,同意由他亲手执行其中两人的绞刑。桑铎的强大是贝里亲身见识过的,光之王给予桑铎杀死贝里的能力,一定有其原因的。贝里希望桑铎能加入兄弟会,共同对抗正在南下的凛冬。

弥林已经恢复了生气,贸易逐渐增加,物资越来越丰富。金瓦拉大祭司也派出其他祭司在奴隶湾宣扬丹妮莉丝的神迹,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只有瓦里斯对这些有狂热信仰的女巫不放心。可这不是他需要操心的,他现在更重要的任务就是返回维斯特洛大陆,筹集到足够多的舰船。

提利昂对现况很满意,这一切只要维持到女王丹妮莉丝归来,他就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可人算不如天算,短暂的和平只是战争的前奏。奴隶主不可能真正同意抛弃他们的财产,之前答应提利昂的要求也只是缓兵之计。当上百艘挂着奴隶主旗帜的战舰出现在弥林城海边时,提利昂后悔轻信了那些用人命赚钱的家伙。

战舰不停的向城内抛掷火弹。弥林没有可供出海的大船,只有任凭火球四射,毫无还手之力。小灰虫带领着无垢者誓死守卫皇宫,准备与奴隶主大军决一死战。这时屋顶传来巨大的撞击声,小灰虫一个手势,几名无垢者围住通往高台的大门。当他们看到丹妮莉丝走进来,纷纷单膝下跪。丹妮莉丝身后,一条巨龙腾空而起飞向布满战舰的大海。

蓝道尔带着几名教团势力的战士之子进入了红堡,指名道姓要见太后瑟曦。当科本告诉她,国王托曼知道此事时,瑟曦站起了身。看来已经无法指望国王会出手干预,只有依靠自己。科本和魔山尾随着瑟曦在大厅里见到了蓝道尔,蓝道尔带来大麻雀的指示,要求瑟曦回到圣贝勒大教堂等待审判。瑟曦绝不会离开红堡,为此她不惜付诸暴力。穿着御林铁卫铠甲的魔山挡在太后与蓝道尔之间,他巨大的身形让战士之子也不免心生怯意。当魔山抓起一名战士之子时,其他人根本不敢动弹,眼睁睁看着他活生生的拧下一颗头颅。

瑟曦来到王座大厅,里面已经站满了临冬城的皇室成员和王公贵胄。当她穿过人群走向王座时,众人像躲避瘟疫一样,向两边散开。首相冯凯拦住了瑟曦的去路。这次的国王托曼有重要事情宣布,却并未通知母亲。瑟曦想不到儿子已经被大麻雀控制到如此六亲不认的地步,她只能站在大厅外侧的走廊,如同外人一样,静听皇室声明。托曼的声明更让瑟曦万念俱灰。比武审判本是瑟曦保命的最后防线,托曼却宣布废除以比武输赢作为审判依据的野蛮传统。这无异于亲手将母亲瑟曦和内弟洛拉斯送上了断头台。

布蕾妮和波德带着珊萨的书信来到奔流城。布蕾妮远远看到詹姆,想起当初奉命护送他回君临城的情景。如今时过境迁,两人再见面时心中也是各种滋味,难以言表。布蕾妮要持书信进城,说服黑鱼放弃城堡,回北境帮助侄女攻打临冬城。她请求詹姆网开一面,让黑鱼和他的军队安全离开。詹姆熟悉黑鱼的为人,他不可能放弃家族城堡。不过詹姆还是同意了布蕾妮的请求,但直到日落之前。当布蕾妮走过奔流城的吊桥时,她心里清楚,如果黑鱼不同意离开,她因效忠于珊萨,就不得不与詹姆作战。布蕾妮只能向诸神祈祷,不要发生这样的事。

果不出詹姆所料,顽固的老黑鱼不同意帮助那个素未谋面的侄女。当大营里的篝火燃起时,詹姆决定实施自己的计划。他走进关押艾德慕的营帐,用艾德慕的妻子和儿子相要挟。艾德慕看似并不在意只在新婚之夜见过的妻子,更不关心他都没见过的儿子。可詹姆看出他不过是虚张声势。当詹姆真要下令将艾德慕新生儿子送到阵前做炮灰时,艾德慕屈服了。

艾德慕只身一人举着火把走到吊桥前,命令城上的守兵放下吊桥。作为徒利家族正宗血统后裔,艾德慕比黑鱼布兰登更有资格继承城堡。他进入城堡的第一个命令就是放下武器投降,第二个命令就是抓捕叔叔布兰登交给佛雷家族。黑鱼自知无望,送布蕾妮和波德从地下水道逃走后,他用自己的鲜血证明了对家族的忠诚。

詹姆兵不血刃占领了奔流城,城上挂起了兰尼斯特的雄狮旗。徒利家族的鲤鱼旗被涌入城堡的士兵踩在脚下,浸入泥水之中。詹姆站在城头,远远看到布蕾妮的小舟划向红叉河。夺回奔流城之后他要回君临城救心爱的瑟曦,今日一别不知能否再见面。他向着小舟挥了挥手,算是与老朋友的道别。

克莱恩夫人的表演仍是那么精彩,打动了所有观众的心。用心阴毒的女演员已被赶出了剧团,各人依旧忙碌着,好像并没有什么改变,直到克莱恩发现了躲在剧团角落里的艾莉亚。房间里,克莱恩夫人为艾莉亚包扎好伤口。对这个小女孩,克莱恩不仅心存感激,还有一些喜爱,希望她能留在剧团里。但艾莉亚不能这么做,否则会让剧团都陷入危险境地。

一阵响动惊醒了沉睡中的艾莉亚,她从床上起来,看到克莱恩夫人的尸体倒在地上。无面者再次出现,艾莉亚纵身从阳台跳下,沿着街道逃跑。一路穿街过巷,却始终摆脱不了无面者。腹部的伤口迸裂,鲜血渗透衣服洒在街上。无面者沿着血迹跟踪到阴暗的角落。深深的甬道尽头昏暗的烛光下,艾莉亚痛苦的跪在地上,双手紧紧捂住出血的伤口。无面者一步步走进,以为能很快完成任务。艾莉亚终于达到了目的,她站起身,从身下抽出短剑“缝衣针”。曾经几个月的失明生活,让她学会如何在黑暗中搏斗。艾莉亚一剑削断燃烧的蜡烛,让黑暗成为她另一把武器。

贾昆看到了延向千面堂的一道血迹,血迹的尽头是被供奉给千面神的无面者面孔。背后艾莉亚的短剑,没让贾昆感到害怕。艾莉亚已经通过了考验,成为新无面者。但艾莉亚拒绝了,她不是无面者,而是临冬城的艾莉亚•史塔克。任何人都不能再阻止她回到自己的家族。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下)

第9集:家族之战

弥林城仍在奴隶主舰船的狂轰滥炸之下,对这种情况主政的提利昂难辞其咎。不过丹妮莉丝也必须承认提利昂的管理能力,在战争爆发之前,贸易量大增,人民拥戴丹妮莉丝的统治。非奴隶制城邦的弥林在壮大,奴隶主不希望看到这个结果,这才是他们发动战争的原因。丹妮莉丝打算对奴隶主实施惩戒,不仅要处死奴隶主,烧毁舰船,杀光为奴隶主卖命的士兵,还要夷平不肯臣服的奴隶制城邦。提利昂提起当年疯王在君临城陷落前,也曾想用野火烧死全城人,这才被詹姆所杀。丹妮莉丝的计划就和当年她的父亲如出一辙,所以提利昂建议用另一种方法。

在弥林城外的高山上,丹妮莉丝和奴隶主进行谈判。三名伟主觉得胜券在握,错误的认为丹妮莉丝是想求和。直到黑龙卓耿从天空呼啸而过时,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大错特错。丹妮莉丝骑在卓耿背上,大金字塔下蛰伏许久的雷哥和韦赛利昂也在母亲的召唤下腾空而起。三条飞龙在海面上盘旋,从未见过真龙的船员目瞪口呆,愣愣的看着天空。丹妮莉丝一声令下,三只巨龙向船上喷出烈焰。几股龙焰就轻而易举的摧毁了一艘战舰,其他舰只纷纷投降,不再为城邦伟主效命。

还在弥林城门外逞凶的鹰身女妖信徒感觉到地面隆隆作响,远处尘沙四起,尘沙中十万多斯拉克战士手握砍刀,在达里奥的带领下如旋风般冲向城门。还没等鹰身女妖信徒反应过来,头颅就像切菜一般被砍了下来。

在扭转了战局后,提利昂需要的是获取人心。根据女王的要求,从三名伟主中选择一人处死,作为违背协议的惩罚。其中两名身份较高的伟主马上抛弃了另一人,但这也将他们送上了黄泉路。死里逃生的伟主,内心有着对女王的感激,有着对同伴背叛的愤怒,还有着战争失利的挫败感。这样的情绪掺杂在一起,他只会永远臣服在丹妮莉丝的脚下。

奴隶主叛乱被平息后,弥林城慢慢恢复了生气,铁舰队也终于顺利抵达了弥林港口。丹妮莉丝已充分信任提利昂的才能,在会见雅拉和席恩时,由提利昂陪同。缴获奴隶主的船舰加上雅拉送来的一百艘铁舰,也只勉强够丹妮莉丝大军渡过狭海。不过丹妮莉丝对与攸伦联姻并不感兴趣,宁可与雅拉结盟。丹妮莉丝的条件是帮助雅拉登上铁流岛王座,但雅拉必须尊重维斯特洛七大王国的完整性,不再沿海游荡、劫掠。雅拉同意了,丹妮莉丝望向提利昂,看到他点头,才放心的与雅拉握手。

珊萨坚持和琼恩一起到临冬城外,与拉姆斯•波顿见面。拉姆斯的兵力是琼恩人马的数倍,占有临冬城的地利,还有瑞肯在手,他根本不把琼恩带领的杂牌军放在眼里。琼恩想尽力避免死伤,但拉姆斯不可能接受琼恩提出的决斗。而且珊萨和琼恩必须接受一个现实,瑞肯必死无疑。不论这场仗能否打起来,拉姆斯绝不会留着男性史塔克家族成员,这对他在北境的统治地位是个威胁。目前琼恩能利用的只有拉姆斯的自负,拉姆斯为了彰显他的强大必定会放弃守城,选择与琼恩正面对敌。而波顿的骑兵在与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决战中损失大半,只要在野外战场上扛过骑兵冲击,琼恩就还有几分胜算。这次见面双方没有达到任何和平协议,唯有等到明日决一死战。

在当天晚上的军事会议上,琼恩和几名将领达成一致,要激怒拉姆斯,让他不顾一切的全力攻击。只有珊萨知道琼恩错了,拉姆斯最擅长的就是戏弄别人。他一定会想办法让琼恩失去理智,忘记既定的战略战术。珊萨的话果然应验了。

第二天,双方大军在阵前一字排开。琼恩大军人数上明显不占优,队伍装备不齐,连旗帜也是杂七杂八。反观波顿大军,整齐划一,剥皮人旗在风中飘扬。弓箭手、骑兵、盾牌手、长矛手逐层排列。

拉姆斯骑着马慢慢走到军前,手里牵着绳子,绳子的另一头是瑞肯。拉姆斯要做的事很简单,割开绳索,让瑞肯跑向琼恩大军。瑞肯在奋力奔跑的时候,拉姆斯射出一支支箭。琼恩不顾一切策马冲向阵前,希望能平安接到瑞肯。但一支箭穿过了瑞肯的胸口,琼恩眼睁睁看着他痛苦的咽下最后一口气。拉姆斯的目的达到了,琼恩不顾一切的骑着马向拉姆斯冲了过去。戴佛斯见势不妙,下令全军出击,除弓箭手以外的所有兵力全部冲向波顿大军。

拉姆斯从容返回军中。两轮弓箭过后,琼恩的战马中箭倒地。看到琼恩徒步站在阵前,拉姆斯下令骑兵冲锋。琼恩抽出长牙,准备迎战面前如潮水般涌来的骑兵。这时琼恩的骑兵队伍及时赶到,替司令官挡下了冲击。两军混战在一起,托蒙德带领的野人部队也加入了战团。戴佛斯的弓箭手部队怕伤及自己人,暂停放箭。但拉姆斯不管这么多,阵前是琼恩的所有军力,他宁愿牺牲全部骑兵也要干掉这些杂牌军。在他一声声命令下,铺天盖地的弓箭飞向混战的人群。阵前马匹和人的尸体越来越多,慢慢堆成了一座小山。所有人都杀红了眼,戴佛斯率领着最后的弓箭队挥舞着长剑,冲入阵前。

拉姆斯见骑兵队成功牵制和消耗了琼恩的大部分兵力,于是下令盾牌手和长矛手全部出动。一排排连成片的盾牌从三面围住了琼恩的残余部队,长矛从盾牌后伸了出来。琼恩部队三面是长矛,背面是数人高的尸山,敌人还占领着制高点。随着盾牌一点点逼近,长矛也在一点点的蚕食着琼恩的兵力。试图靠近盾牌的野人也被盾牌后的大剑砍翻在地,连巨人也对林立的长矛无能为力。

盾牌围住的面积越来越小,琼恩被战友紧紧挤压着几乎窒息。就在他快要绝望时,一支骑兵冲了过来,仿声鸟的旗帜咧咧作响。培提尔和珊萨骑在马上,远远看着上万艾林谷的骑兵从背后包抄波顿的盾牌阵。后背毫无防备的盾牌手和长矛手如同骑兵铁蹄下的烂泥,瞬间溃不成军。拉姆斯见大势已去,带着几名随从匆忙逃回临冬城。

拉姆斯以为凭着高城坚壁,就能抵挡住琼恩的进攻,却没想到巨人冒着城墙上的箭矢,很快就撞烂了城门。但此时的巨人已经重伤力竭,吃力的跪在地上。野人们从他背后蜂拥而入,控制了整个临冬城。满脸血污的琼恩看着这位忠实的朋友,他两次撞开城门(第一次是在黑城堡,琼恩复活后,平息索恩之乱)都为琼恩提供了莫大的帮助。可还没等琼恩开口感谢,一支箭射进了巨人的右眼。庞大的身躯轰然倒下,琼恩愤怒的望向不远处拿着弓箭的拉姆斯。

成了光杆司令的拉姆斯,这时提出和琼恩对决。琼恩一声不响,没有要求周围的野人兄弟出手。他夺下一块盾牌快步向拉姆斯走去。飞来的箭矢一次又一次被挡住,等走到跟前时,琼恩用尽全力打倒拉姆斯。为了巨人,为了瑞肯,为了珊萨,琼恩的拳头不停的打在拉姆斯的脸上。当看到珊萨时,琼恩停了手,因为珊萨才更有资格复仇。

临冬城头再次挂起了冰原狼的旗帜,红衣祭司梅丽珊卓欣慰的看到自己的预言终于成为了现实。瑞肯被埋在城堡地下家族墓穴中,紧挨着父亲艾德。而珊萨则要实施她的计划,拉姆斯被关在曾咬死后母瓦坦和新生弟弟的犬舍里。饥饿激发了猎犬的本能,它们不再理会拉姆斯的命令,一口口撕咬着曾经的主人。珊萨一动不动的看着这一切,在拉姆斯的惨叫声中享受着复仇的快感。

大结局:本季终:凛冬将至

圣贝勒大教堂的钟声响起,召告着教主大麻雀的重要决定。瑟曦在红堡之上俯视着远处的大教堂,那个耻辱之始的地方将成为血耻之地。今天,大麻雀要审判洛拉斯爵士。托曼国王和玛格丽皇后穿上盛装,准备再次忍受神权对王权的侮辱。

圣堂四周已经站满了君临城的达官显贵。梅斯担心着儿子的命运,一旁的玛格丽却在四下张望,不明白为什么托曼国王还未出现。派席尔学士也应列席审判,当他颤颤巍巍的赶往圣堂时,被一个孩子叫住。几句耳语后,派席尔跟随着孩子来到地下室。这时他才发现叫他来的并非国王,而是科本。在寒光利刃下,一向谨小慎微的派席尔成为瑟曦的第一个牺牲品。

圣堂里,包括大麻雀在内的七名神职人员坐在七神雕像之下。洛拉斯由教团武装押送走进圣堂,表亲蓝道尔亲手将他押向审判席。大麻雀刚开口,洛拉斯就承认了自己的罪行,愿在七神面前忏悔。如今抵抗已是徒劳,洛拉斯愿和蓝道尔一样,抛弃家族姓氏,将余生奉献给七神。大麻雀对这样的回答很满意,在他的示意下,几名教团武装紧紧按住洛拉斯,在他的额头刻下七芒星标记。

一个审判完成了,对瑟曦太后的审判却无法进行。瑟曦仍在红堡里,未按要求来圣堂接受神的判决。蓝道尔授命前往红堡,刚出教堂大门,就看到一个孩子鬼鬼祟祟的在台阶上徘徊,发现教团武装出来后就匆忙躲进旁边的地道入口。蓝道尔心中生疑,来到地道口见孩子举着火把逃进地道深处。他跟着火把的余光紧追不舍,当进到地道深处,他看到地道两边摆满了泛着绿色荧光的木桶。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一柄利刃就捅进了他的后背。这里正是疯王留下的野火,当年被詹姆阻止而一直存放至今。现在它们将帮助瑟曦建立一个全新政权,一个没有神权阻碍的王权。

圣堂里,玛格丽察觉到异常。太后瑟曦和国王托曼都没出席,一定有阴谋。她猜得没错,地道里的蜡烛燃尽,野火遇火爆炸。绿色火焰携带着巨大的威力从地下喷出,连七神也无法阻挡。圣堂里所有人瞬间被绿火吞噬,整个大教堂在喷涌而出的绿色火海里轰然倒塌。瑟曦看着教堂废墟上升起的黑云,满意的啜了一口手中的美酒。

托曼看到远处大教堂的惨状目瞪口呆,在他身后把守的魔山知道看守国王的使命已经完成,转身出了国王寝宫准备完成下一项任务。红堡地下室里,瑟曦尽情的将美酒倒在乌尼亚修女脸上。七神已经被她摧毁,乌尼亚以后需要服侍的只有魔山。就在瑟曦完成报仇的同时,她的儿子托曼选择了跳下红堡,和心爱的玛格丽一起走向神的光芒。这是瑟曦万万没想到的。为了补偿托曼,她决定将儿子的骨灰埋在已被夷为平地的圣堂旧址,与玛格丽永远在一起。

孪河城内,瓦德•佛雷正在庆祝夺回奔流城。艾德慕背叛家族也没有换来老丈人的优待,继续被关在了监牢里。詹姆一心想着尽早赶回君临城,无心饮酒作乐,更没心情和自负敏感的瓦德聊天。

宴会结束后,詹姆带着大队人马班师回君临城。瓦德独自一人继续吃喝,一名年轻的侍女为他端上新焙的肉饼。就在他边嚼着喷香的肉饼,边抱怨儿子们没来参加宴会时,侍女亮出了真正面目。她就是艾莉亚。艾莉亚已经杀光了所有佛雷家族成员,磨成肉糜,烘焙成了肉饼。瓦德转身想逃,艾莉亚的左手一把将瓦德的脑袋按在她的左肩上,右手的匕首慢慢割开瓦德的喉咙。她感受着头颅的晃动,享受着喉咙里发出的声音。瓦德在割开凯特琳•史塔克的喉咙时,恐怕没想到自己会有同样的下场。

山姆和吉莉带着小山姆终于到达了旧镇。看到镇中高耸入云的参天塔,山姆心情激动。他就像大海中的小舟,参天塔上的火焰为他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在等候学城大学士召见的时候,山姆独自来到了学城的图书馆。浩如烟海的书籍,让他心中再次迸发出对知识的渴望。他不能辜负琼恩的期望,一定要成为学士,寻找消灭夜王的方法。

临冬城已经收拾停当,波顿家族的所有痕迹全部被清理干净。但在戴佛斯心里,还有一样东西需要清除,红衣女祭司梅丽珊卓。他永远无法原谅梅丽珊卓教唆史坦尼斯活活烧死希琳公主,在他看来需要烧死孩童献祭的神就是邪神。连梅丽珊卓也不得不承认,当时她很可能错误领会了神的旨意。为了众多因听信妖言而失去生命的冤魂,戴佛斯请求琼恩下令处决梅丽珊卓。这对琼恩是个艰难的选择,梅丽珊卓曾救了他的性命,但琼恩也不清楚信奉光之王的梅丽珊卓到底有何意图。他唯有折衷,决定将女祭司驱逐出北境。

琼恩和珊萨站在临冬城头默默看着梅丽珊卓南去的背影。珊萨对自己隐瞒贝里席和谷地骑兵的事很歉疚,她不希望琼恩有任何误会。琼恩并没有责怪她,此时此刻更需要的是相互信任,而不是内讧。只是琼恩始终无法相信贝里席,这一点珊萨也很清楚。当贝里席为了利益,把珊萨卖给波顿时,她就已经看清了这一点。贝里席曾私下游说珊萨领导北境诸候,而珊萨则反其道而行之,希望琼恩能在凛冬到来之前,担当起北境之王的责任。

城堡里,有领主提出战争已经结束,应返回各自家族驻地,做好各种准备渡过即将到来的寒冬。琼恩不得不警告他们,战争并未结束,真正的敌人就隐藏在凛冬暴风雪里。关键时刻,年仅十岁的莱安娜•莫尔蒙站了出来,她坚定的支持琼恩。在她的号召下,曾拒绝为琼恩效力的家族纷纷举剑宣誓效忠。北境各家族共同推举琼恩成为新一任北境之王,一直在角落偷眼观察的贝里席,露出失望之色。

绝境长城不仅由冰和石头建成,还有诅咒深深埋在它的根基里。有魔法力量的保护,只要长城伫立不倒,异鬼就无法跨越。身为异鬼的班扬只能护送布兰和梅拉到长城附近,在他离开后,布兰决定继续寻找一直想得到的答案。他靠着鱼梁木,把手按在树身的鬼脸上。这个上千年前由森林之子刻下的印迹再次带领他回到了极乐塔。

艾德杀死拂晓神剑亚瑟后,走进了极乐塔。妹妹莱安娜躺在床上,鲜血浸满了床单。莱安娜气若游丝,难产的痛苦已经耗尽了她最后一点生命。孩子的父亲是疯王的弟弟雷加•坦格利安。莱安娜知道劳勃为她发动了战争,誓要杀死所有坦格利安族人,所以她在临死前恳求哥哥艾德保护她的儿子。艾德答应了妹妹最后的要求,把孩子带回临冬城,取名琼恩•雪诺。

圣贝勒大教堂的野火杀死了荆棘女王奥莲娜的儿子梅斯、孙子洛拉斯和她最钟爱的孙女玛格丽。她打算联合多恩的艾拉莉亚共同对抗兰尼斯特家族,不过艾拉莉亚为她提供了更好的选择。瓦里斯从内屋走了出来,他愿意用火焰和鲜血,为提利尔家族复仇。

就在瓦里斯在为女王拉拢盟友时,丹妮莉丝也在弥林计划着横渡狭海。身为古老皇室家族的后裔,丹妮莉丝深谙游戏的规则,只有联姻才能带来最稳固的盟友。所以她不能让达里奥跟随她征战维斯特洛。达里奥对丹妮莉丝的感情,绝不逊于乔拉。丹妮莉丝不得不强行命令他带领次子团,保卫弥林城和已经改名为“龙之湾”的奴隶湾。

不让深爱的人成为战争中的负担,这在提利昂看来是非常明智的选择,也是登上铁王座所必须付出的些许牺牲。虽然很痛苦,但丹妮莉丝同意他的观点。丹妮莉丝有了军队,有了船舰,还有了巨龙。她还需要一个谋士。当提利昂佩戴上首相徽章时,他就正式成为女王的左膀右臂,将在未来与七大王国的战争中辅佐女王攻城掠地。

当詹姆率领大军返回君临城时,远远看到成为废墟的大教堂,就知道出了大事。他直接冲进红堡,大殿里挤满了来观礼的显贵。在御林铁卫开道下,瑟曦一身盛装缓步走上台阶,坐在铁王座上。科本当众宣布瑟曦成为七大王国的守护者后,象征王权的皇冠戴在了瑟曦的头上。

狭海之上,上千艘舰船浩浩荡荡驶向西方维斯特洛大陆。无垢者、多斯拉克战士和铁民在女王的带领下,将挑战七大王国的权威。黑龙从船队上飞过,巨大的阴影覆盖在海面。丹妮莉丝站在首舰上眺望着远方的地平线,那里有她的故乡,有她的梦想,也将会有连天的战火。


全行业全网霸屏引流推广

专注于内容引流,精准获客

微信号:oooo971227

电话:19965261227(点击咨询)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咨询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微信客服
微信客服
QQ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