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达皮鞋(森达女皮鞋图片)


痞子小将
商家:
痞子小将
认证:
VIP会员
手机:
19965261227(一键拨号)
微信:
oooo971227
优势:
专注于内容引流,精准营销获客!
温馨提示:
请说在【痞子小将】网站看到。

森达皮鞋(森达女皮鞋图片)

1987年的一把火,刺痛了所有温州人的神经。

在杭州武林门,5000多双温州产劣质皮鞋被点燃,熊熊烈火,黑烟四起。

这把火毁掉的不止是5000双鞋子,最重要的是将温州皮鞋钉在了耻辱柱上。

温州皮鞋从此有了新外号,“一鞋”或者“晨昏鞋”,质量差到早晨穿着新鞋出门,晚上就得光着脚回家。

很多商家为了留住消费者,纷纷贴出“此处不卖温州鞋”的字样。

温州皮鞋一时成为千夫所指,人人喊打,整个温州皮鞋产业陷入寒冰期。

此时,刚满23岁的钱金波,刚一脚踏入皮鞋制造业,正准备大展拳脚,却被迫卷入这场浩劫中。

浙江穷木匠,改行卖温州皮鞋,巅峰时身价40亿,疫情月亏一个亿

这一把火没有让他临危而逃,反而激发了他的斗志。

都说温州皮鞋是垃圾,那就做出个样子来。

钱金波从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成为身价超40亿的富豪。

温州摘掉”垃圾鞋“的帽子,被称为“中国鞋都”。

温州皮鞋,市场占有率、美誉度不断上升,成为中国鞋业最具竞争力的品牌群体。

在钱金波的创业故事里,每一个温州制鞋人总能找到自己的影子。

浙江穷木匠,改行卖温州皮鞋,巅峰时身价40亿,疫情月亏一个亿

钱金波1964年出生在浙江永嘉。

家里有5个姐姐1个哥哥,父母以种田为生,7岁以前,他没穿过新衣服,穿的都是姐姐们穿不上、洗脱色的旧衣服。

母亲告诉他,穿旧衣,得百福,你多有福气呀。

钱金波刚开始还挺开心,后来有了性别意识,他不干了,天天穿碎花裤子,让他在小伙伴面前颜面尽失。

浙江穷木匠,改行卖温州皮鞋,巅峰时身价40亿,疫情月亏一个亿

钱金波哭闹着逼母亲给他做了一身新衣服,母亲无奈踩了一夜缝纫机。

穿上新衣服,钱金波把白衬衫压在裤子下边,平平整整,他还特意给自己搭配一条粉红色围脖。

家里人笑他投错胎,应该上辈子是个女孩,他笑家里人不懂时尚。

钱金波从小对学习不感冒,上课偷摸着看小人书,要么逃课去田间,抓蚯蚓,逮蜻蜓。

逮蜻蜓的他一定想不到,日后自己会有一家公司,名叫红蜻蜓。

读初中时偏科严重,天天被老师提溜出来当典型,后来中考成绩不理想,钱金波辍学了。

做油漆的姐夫叫他去帮忙,家里老幺的钱金波,没干过什么活,做事笨手笨脚,力气还小,因此没少挨骂。

姐夫一看,这小子帮不上忙,还耽误干活,便提议他去武汉另外一个姐夫那里学木匠。

正好钱金波也不想干了,甘心被当踢皮球一样踢走,高兴地跑去武汉,投靠另一个姐夫。

刚开始学木匠,钱金波还挺感兴趣,天天跟在姐夫屁股后边讨教,早起晚睡,非常用心。

干了4年,钱金波练就了一身手艺。儿子有手艺,能赚钱,父母很得意,开始操心他婚姻大事。

父母正为选哪家姑娘争论不休,钱金波却给二老当头一棒,他不干了。

原来有次给雇主干活时,钱金波砍木头,差点一刀跺在大腿上。

吓得他一身冷汗,浑身哆嗦,半天没缓过神。

那天晚上躺在床上,他问自己,自己这辈子难道就是个木匠了吗?

钱金波不甘心,于是他离开武汉,回到永嘉。

浙江穷木匠,改行卖温州皮鞋,巅峰时身价40亿,疫情月亏一个亿

钱金波成了无业游民,整天在村头晃荡,父母唉声叹气,为从小娇惯儿子懊恼不已。

有一次,钱金波听一个老乡说,卖鞋赚钱,出一次差能赚5000块。

这让身上摸不出5块钱的钱金波钱兴奋异常,别人能赚钱,为什么我不能。

说干就干,钱金波叫上村里的王振滔,两个人印了一沓名片,离开了村子。

浙江穷木匠,改行卖温州皮鞋,巅峰时身价40亿,疫情月亏一个亿

钱金波去了城里,为了装点门面,他买个皮包,包里塞一堆报纸,看起来鼓鼓囊囊。

见人先叫老板,后塞名片,有的人会客气接住,也有的人会直接扔掉。

钱金波笑嘻嘻地弯腰,捡起名片,拍拍上边的尘土。

白天碰一鼻子灰,晚上睡一觉就忘了,第二天再重新开始。对钱金波来说,这都不算事,他坚信在皮鞋行业一定能有所作为。

发名片没人愿意要,钱金波就在口袋里装了几盒烟和口香糖。与商户聊天,抽烟的递烟,不抽烟的递递口香糖。

借此他不只和商户打成一片,还非常了解市场,什么款式好卖,什么鞋滞销,门清。

浙江穷木匠,改行卖温州皮鞋,巅峰时身价40亿,疫情月亏一个亿

慢慢地,一些商户开始卖他们的鞋,鞋质量不错,款式新颖,回头客多了起来。

在短短两年时间里,钱金波跑遍100多个城市,瘦了十几斤,皮包却胖了。

有了钱,钱金波做了一件很爽的事,他把皮包里的报纸都扔掉,皮包里塞满票子,有了票子谁还稀罕旧报纸。

1987年,钱金波和王振滔身穿喇叭裤,左臂夹个挎包,右手拿大哥大,走起路大摇大摆。

他们不再是两年前见人递名片,见姑娘就脸红的推销员,摇身一变升级成小老板。

没得意几天,杭州武林门的那把火,把两个人彻底打回原形。

事件一出,全国都知道温州皮鞋是纸做的,臭名远扬,消费者不再买单,自然也没人愿意卖。

之前合作的商家不但停止拿货,还提出退货要求。

有的甚至贴出了“店里不卖温州鞋'的字样,钱金波和王振滔深受打击,又束手无策。

鞋推销不出去,二人在湖北鄂州合伙开店价值20万元的皮鞋,也被当地工商部门查抄没收。

生意陷入死局,只能打道回府。

王振滔趁着这空档,和钱金波的外甥女结了个婚。

这门婚事让两个人关系亲上加亲,他们计划再次“抱团”东山再起。

浙江穷木匠,改行卖温州皮鞋,巅峰时身价40亿,疫情月亏一个亿

1988年,王振滔和钱金波一起凑了3万块钱,租一间屋子,买一台制鞋机,雇几个工人,永康奥林鞋厂作为奥康前身,就这样建成了。

创业之初,王振滔主抓推销,钱金波负责生产,内外分工明确,互相合作,生意越来越红火。

1993年,永康奥林鞋厂成功吸引到外商投资,这让鞋厂从开始的小作坊,壮大成当地规模最大的制鞋企业。

生意越做越大,两个人的矛盾却越来越多。

除了管理理念不同,中间还杂糅了其他亲戚的一些矛盾,亲戚内部产生多个“帮派”。

他们意识到,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对企业百害而无一利,经过协商,二人达成共识,王振滔继续经营永康,钱金波拿着钱自立门户。

浙江穷木匠,改行卖温州皮鞋,巅峰时身价40亿,疫情月亏一个亿

不过这个时候的温州,渐渐摘掉“晨昏鞋”的帽子,前后冒出4300家鞋厂,其中不乏康奈、奥康、吉尔达等品牌。

全国鞋业逐渐趋于成熟,森达、富贵鸟早已完成抢占地盘,想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下,杀出一条血路,实在不易。

钱金波在皮鞋行业深耕10余年,也不是吃素的,他知道,皮鞋一讲款式,二讲质量,三讲舒适度。

于是斥重金从米兰请来设计师,帮自己设计皮鞋,钱金波亲自下场抓质量,上脚试脚感。

很快,一批款式新颖,酷似意大利风格的鞋上市,价格便宜,做工精良,一上市就受到哄抢。

浙江穷木匠,改行卖温州皮鞋,巅峰时身价40亿,疫情月亏一个亿

钱金波除了对皮鞋了如指掌,还很懂营销。

一次,湖南株洲一个鞋店购进一批方便鞋油。准备与红蜻蜓鞋子搭配售卖,但销量不理想。

钱金波去店里考察,只将“方便”二字改成“懒汉”,并在商场里贴了一些广告:

在免费赠送的刺激下,很多消费者慕名前来,这个门店每天的营业额翻了两翻。

在钱金波的带领下,仅一年时间,红蜻蜓营业额就破千万,2年突破2亿大关,300多家门店如雨后春笋,在全国遍地开花。

浙江穷木匠,改行卖温州皮鞋,巅峰时身价40亿,疫情月亏一个亿

2015年,红蜻蜓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完成上市,企业上市让钱金波身价超过40亿元。

红蜻蜓的门店超过4000家,据统计,钱金波平均每月入账2个亿,风头无两,一绝红尘。

然而花无百日红,仅过去5年,红蜻蜓遭遇水逆时刻。

2020年4月11日,钱金波率领团队,携手时尚女王苏芒,演员何泓姗共同直播。

为了预热直播,钱金波亲自下场,派发亿元红包,投入不小。

初看数据,4000小时,1914万粉丝,1084万人观看,销售额激增136%,看起来一片形势大好,但最终的营业额仅为百万。

浙江穷木匠,改行卖温州皮鞋,巅峰时身价40亿,疫情月亏一个亿

这场直播,能不能赚到钱,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曾经月入2个亿的钱金波,忍不住向媒体诉苦:

疫情初期,我们的销量可谓到达了冰点,用‘如芒刺背、如坐针毡’,形容那段时间的心情,一点不为过。

2020年刚刚启幕时,这是我创业25年来最难的一年,4000多家门店暂停营业,上万名员工停工,每个月还有近亿元固定开支要支出。

其实陷入生存困境的鞋企不止红蜻蜓一家,根据皮革协会统计数据,从2013年的49.3亿双下降至2017年的44.8亿双,2017皮鞋产量较2016年同期下降3.03%。

整个皮鞋行业陷入困境,2020年的一场疫情,更是让很多头部鞋企难以为继。

在疫情初期,钱金波的公司,几乎一个月就亏损高达一个亿。

先有富贵鸟负债40亿宣布破产,后有达芙妮宣布退出大陆市场。

钱金波的红蜻蜓以及数以千计的温州鞋企,何去何从,谁都无法预料。


全行业全网霸屏引流推广

专注于内容引流,精准获客

微信号:oooo971227

电话:19965261227(点击咨询)



扫一扫添加客服微信咨询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微信客服
微信客服
QQ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