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吉林省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

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吉林省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中国青年网2021-05-14 05:57:38

制图:程灿

2020年12月29日,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巴郎镇查干湖渔场,三号网的工人在零下27度的天气里开冰下网。视觉中国供图

2018年12月28日,第十七届冰雪渔猎文化旅游节在吉林松原查干湖开幕。视觉中国供图

查干湖用了近半个世纪才摆脱干涸,变成今天的样子:蜿蜒曲折的湖岸线绵延100多公里,面积相当于7万多个足球场的湖面,蓄水超过6亿立方米。冬捕恢复后,吉林松原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以下简称郭谦县)的渔民用传统的捕鱼 *** 在冰面下捕捞了26万公斤,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目睹过这里鱼类和芦苇消失的当地人说,查干湖又“复活”了。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个位于吉林省西北部的查干泡(当地人称查干湖)还是一条干涸的河流。由于主要水源霍林河断流,加上连年干旱,水域面积逐年减少。到20世纪70年代末,只剩下50多平方公里了。

在没有水的苦日子里,郭谦县的人们与盐碱地竞争。他们煮碱,养猪,抓毛鸡。人们渴望水,引水工程的想法也在酝酿。

1976年,开始了人工肩并肩的疏浚工程。这项工程开工8年,全县参与挖渠的人数最多时达到8万人。到1984年“引水工程”开闸供水时,人们站在50米宽的运河两岸。松花江的水最终流入这条53.85公里长的人工运河。当时26岁的查干湖渔场职工魏长喜记得,松花江的水跑了近一天才到湖中,看到水的那一刻渔场沸腾了。

30年来,查干湖逐渐恢复了渔业生产,冬捕的名声传到了郭谦县,查干湖的鱼被端上了全国各地的餐桌。去查干湖的路上,人们看到湖旁湿地对面几个大字,写着这里的过去和未来:绿水青山,冰雪都是金山银山。

——————————

盘水

对于许多老一辈的郭谦人来说,“引水工程”已经成为他们关于查干湖记忆的分界线。挖引水渠前,检查干泡“像锅底,底下全是碱面”,各家去盐碱地刮碱,把地里长的碱蓬籽 *** 喂猪。

在碱蓬长得比人还高的盐碱地上,当时十几岁的魏长喜刨出四五十斤碱坨来卖,8毛钱一斤。上世纪90年代,他赌上了查干湖的未来,建起了平房。其中一家在1998年成为当地之一家鱼庄。“那时候一天也就赚个一两百,都玩得很开心。”

这样的好日子来之不易。1976年,魏长喜刚刚成年,父母已经缺水多年。1972年加入查干湖渔场的徐向晨记得,几年来,大家都在喊渔场领导“希望水妈”。“农场主任找了一天水,一直找上级反映问题。没有水,渔场就没救了。”

因为缺水而失去生计的不仅仅是当地的渔业。由于主要水源切断,查干湖盐碱上升,鱼类和芦苇消失,周边水田生产发展缓慢。再加上干旱,整个郭谦县在春秋两季都笼罩在风沙之中。

那段时间,在地方领导决策层内部,围绕南水北调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止过,其中不乏“南水北调工程实施浪费人和钱”的反对声音。在经过调研论证后最早的工程量规划中,未来的淞淞运河长达50多公里,需要挖1200多万土方。

当时郭谦县的一位干部后来回忆说,那时候他还没有那么了解,没有想到生态、绿色、旅游,没有想到那么广,没有解放思想。在随后的“分流工程”大会上,这群年轻干部“指挥打仗”。

后来事实证明了推进这个项目要冒的风险。时任县委书记傅海宽被停职反省,县委副书记常被通报批评。在特殊的历史时期,长湾海滨一边写检查一边做工作,但三次都没能通过检查。“很委屈,很难受,但没有动摇信心和决心”。在他的记忆中,当时的吉林省领导在实地考察后对“引水工程”给予了肯定,对他说:“做工程没错,做业务有什么错?”

汲水

现在人们仍能从淞沪运河起点附近的土方工程中窥见几十年前的这项伟业。

过去,年轻的干部和水利技术人员把大量的材料加工成图纸,是郭谦县成千上万的人使这张图纸变成了现实。

据当时的史料记载,在“松松分流工程”的之一阶段,郭谦县90%以上的农村劳动力、80%以上的城市机关、企事业单位干部职工,甚至大部分学校教师和高年级学生都分期赶到了施工现场。从1976年9月6日举行的誓师大会上还上传了一句口号,叫“全县人民动员起来,四级干部上前线”。

在几张保存至今的现场照片中,有鞋帽厂的女工,也有一线不同施工路段的工厂工人和农民。

现在,住在郭谦县乌兰敖都乡的何占柱还保留着当年挖土时用的铁锹。这把当时3块钱一把的铲子,是为数不多的可以用于工程建设的工具。

“当时县里财力物力不足,几乎没有机械设备,只有人力相对可以接受。”“苦”是单俊国记忆中父母参与“分流工程”的更大印象。这一代郭谦人挑战的是原有的施工 *** ,总土方量为1226万立方米。

当时负责为一线施工人员提供餐饮的魏长喜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网记者,他看到不同单位的人在挖渠开山的工地上互相喊话,“争着”干活。工作多的团队被评为“黄牛班”,工作多的“老黄牛”会拿到证书,这几乎是当时更大的奖励。

用何占柱的话说,去就是做。有的年轻人还组成突击队,把铲子挖出来的土运走,弄得后背都起泡了。

时隔40多年,当时和县委书记一起工作的孙天来还记得大家晚上和白天都不回家的场景。“我这辈子长到80岁,印象最深的是松松项目。我做出了贡献,我很高兴,我很光荣。”

持续艰苦的建设带来了惊人的成果。从1976年9月到1977年12月,郭谦县成千上万的人工作了240天。在宋干河引水一期工程的三个阶段中,他们凿开川头山,挑走泥土,克服流沙和泉洞,挖出土方993万立方米,占总设计任务的81%。

人类征服自然的努力在1984年得到了回报,沿宋干河流入的水“复活”了查干湖,也彻底改变了一方水土的自然条件和生态环境,并在随后的几十年中造福了子孙后代。

德水

如今,生活在郭谦县的年轻人很难想象半个多世纪前查干湖几近干涸的困境。他们面前的湖里长满了水草和银鱼。

“从我记事起,查干湖的水就已经越来越多了。”1987年出生的马文彦几乎是在有水的时候和查干湖一起长大的。到他19岁回来学做鱼头的时候,查干湖已经恢复了几千年前的捕鱼传统。2007年,查干湖被列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查干湖以冬猎为标志的渔猎文化也成为其文化遗产之一。

马文彦不是唯一一个回家寻找出路的年轻人。查干湖开发的渔场,在1995年试捕鱼年后,吸引了一批本地和外地青年回国。

“很多年轻人去全国各地想怎么混好,但最终混好了,发现这个渔场开的(工资)比其他地方多。”原查干湖渔场党委副书记山见证了渔场在21世纪后的大发展。渔业复兴后,不仅查干湖鲢鱼被认证为有机食品,鱼产品的存量、质量、产量、销量均居全省同行业之一,渔场工人也增加到近千人。目前工人家庭平均收入3万元。

马文彦现在是渔场的老工人,2011年成为副组长,他仍然记得在他当学徒的头两年里,他“什么都不知道”。这个普通人做不了的工作,需要体力,耐力,判断力。

捕鱼十几年,他每年只休息一个月。和其他钓头一样,马文彦凌晨4点乘坐马车在查干湖冰面上,观察透明冰下的鱼泡,确定出水口,也经历了误闯冰缝的紧张时刻。他收获最多,捕获近50万公斤。

在曾经迎来辽朝渔猎和康熙帝东游的水域,新一代的鱼头和渔民开始打捞未知的海底世界。

变化和传承在这里交织在一起。五六年前,冬天抓到的冰面上开始出现私家车。渔民告别马车,以更可控的速度在冰上行驶。然而,一些传统仍然沿袭下来。无论渔网材质如何改进,网目尺寸始终保持在6寸。“这保证了只有入网5年以上的大鱼才会漏掉未成年的小鱼。”马文彦告诉记者,这叫做“无尽的狩猎”。

经过近40年的成功调水,古老而年轻的查干湖在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成为“吉林样本”。以胡凯鱼美食节、蒙古民俗文化旅游节、查干湖冰雪渔猎文化旅游节等一系列活动为契机,2019年查干湖接待游客461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40.6亿元。

追求冰雪的背后,保护生态和发展生态旅游相得益彰。2018年***总书记乘船游览查干湖。当他登上渔舟时,眼睛闪闪发光,网里全是鱼。他祝愿大家“年年有鱼,年年有余”。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朱来源:中国青年报

来源:中国青年报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