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蛇王(亚洲蛇王蔡淳治)

亚洲蛇王(亚洲蛇王蔡春芝)

*** 的读者们,你们好。我叫周嘉玲,61岁,我是一个蛇行老板。我出生在香港一个贫穷的家庭。13岁的时候,我入行了。我跟着父亲抓过蛇,卖过蛇,煮过蛇。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成了一个遍布香港的蛇女,让我的蛇店生意兴隆。父亲突然去世,我带着两个弟弟撑起了生意,熬过了非典怕蛇期,熬过了夏天吃蛇的淡季,街坊对我的称呼也从蛇女变成了蛇后。这份工作给我的人生带来了很多奇遇,也让我以高度的专注品味了危险的痛苦。今天,我觉得我是一个有武器的将军。我只能往前冲,不能后退。

20世纪50年代末,我出生在九龙的一个木屋里,大哥带着六个弟弟妹妹。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妈妈总是不舒服,怀孕了。我父亲最早是个街头小贩,背着果子狸、水鸭、鹧鸪等山料四处叫卖。一家八口一扁担一张嘴赚来的。这是1969年我(后排)和五个弟弟妹妹在植物公园的照片。我妈能力极强,孩子被照顾得很妥当,我们七兄妹出街总是穿得很体面。

我家孩子多,家里穷。我住的木屋又挤又脏。火灾是所有居民的噩梦。只要有火,就可以一个个放鞭炮,把房子都烧掉。从小到大,我妈就反复跟我说,一旦发生火灾,之一件事就是把所有的证件都拿过来,第二件事就是带着所有的弟弟妹妹跑出去,其他的都不用管。那时候最怕的不是鬼,而是冬天躺在床上,突然听到消防车过马路的声音。我一听,一身冷汗,感觉火就要烧起来了。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让我把自己变成了一把可以斩断“穷根”的刀,让家人住上楼房。

1965年,父亲用前期积攒的一点钱,和别人合伙在南昌街租了一个店面。香港有冬天吃蛇汤的习惯。爸爸看好蛇的生意。再加上 *** 对野味的管制,店铺迅速收缩品类,专门卖蛇。这张老照片展示了当时的店铺陈设。照片左侧密密麻麻的木格子是爸爸特别设计的蛇盒。也是在这个房间里,我初次登台。那时候我上小学,作业都做不好。我写了几行字,觉得恶心。店里很忙,我看到父亲的辛苦,就自告奋勇帮他干活。

1971年,我13岁,正式入行。前三个月,我只敢拆蛇肉。当我看到父亲在玩活蛇时,我退缩了,急忙跑开了。后来得知另一家蛇店的女儿会捉蛇,好胜心强,就逼着自己去做了。父亲之一次带我去摸蛇。他扔过来一条死蛇,只有两根筷子粗细,但我一碰就头皮发麻,还得咬着牙抵抗。过了一段时间,父亲给了我一些活蛇玩,因为我胆子大。那是1971年4月,我妈说要给街坊做蛇汤,让我把蛇带回去,我就抓了两条小蛇挂在脖子上,故意吓孩子。

1973年,我已经创业两年了,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快15岁了。那时候我已经完全怕蛇了,我开始学习更多的技能。我有一个专门的老师教我如何抓活蛇,做蛇汤。我在这行找到了乐趣,因为很多人都怕蛇。只有你不怕,你觉得自己挺特别的。初入社会,没有同龄的朋友。假期别人旅游,我在店里帮忙。我没有童年,所以到现在为止,我都很喜欢看迪士尼动画片。

以前我们的床上用品卖不了那么多东西。除了活蛇,我们只卖蛇汤。蛇汤是香港特有的,方便美味,但 *** 步骤繁琐。这是上世纪60年代,我妈和外婆在老店拆蛇肉。入行两年,我也开始学做蛇汤。有一天,一个资深厨师来找我玩。我给他端了一碗他自己做的蛇汤。吃完后他给我指出了很多问题。第二天,我按照他教我的 *** 做了,效果很好。所有吃过的顾客都要多加一碗。那天爸爸很开心。从那以后,我明白了,学习是没有止境的,一个人要不断吸收别人的东西才能进步。

做蛇最危险的时刻就是拔掉蛇的牙齿。蛇活着送到店里后,为了安全,要拔掉它的毒牙。一开始父亲只允许我对付无毒的蛇,我就偷偷跟着师傅学怎么对付毒蛇。他发现的时候,我已经能熟练地拔掉毒蛇的牙齿了。爸爸一生小心翼翼,我直到他去世都没有被蛇咬过。我太粗心了,以前被我爸骂到飞起来了,这让我很粗心。这是1975年,我在老店里拔蛇的尖牙,很多客人站在旁边看着,父亲一直在远处焦急地盯着我。

1976年,和原来的合伙人分手两年后,父亲把店铺搬到了牙寮街。搬到商店对我们家来说是绝望之举。为了补48万的铺面,我爸妈把我们当时住的房子抵押了,全家人住在店里。如果生意不好,商店会关门,房子会被没收,我们一家人只能露宿街头。这是1976年,蛇王谢亚辽街新店开张时,我父母和四个弟弟的照片。

刚来这家店的时候,很不开心。鸭寮街鱼龙混杂,我们的店在密密麻麻的电器店中间,看起来总是黑漆漆的。我问父亲什么时候可以搬出去。他说现在有个地方让你做生意就好了。我们所有的钱都在这家店里。那时候我17岁,压力大到想放弃。奶奶跟我说,你不做,谁给你爸爸分担?看着弟弟妹妹,最小的弟弟才1岁,再看着勤劳的爸爸,我留了下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帮爸爸,要是我能帮他一点点就好了。这是我站在新店里拍照。

搬迁后的前三年,生意很不好做,每天只能卖出十碗蛇汤。当时真的很怕自己做不到。想着多赚一点是一点,就跟父亲说我要出去卖蛇。那时候,我胆子大。我拍了拍胸口。走吧。抱着一笼蛇,开着车,和兄弟们一起出发,去粉岭、上水、西环市场卖蛇。因为要赶上早市和喝早茶的人,所以凌晨四点就要走了。除了在街上卖,我们还去做蛇宴的餐馆。这是20世纪80年代,我在一家餐馆里,从一张桌子到另一张桌子兜售蛇胆。

经过几年的努力,到了1982年,地铁荃湾线深水埗站通车,阿瓢街的人流量渐渐多了起来,然后我们的生意也有了起色。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多。我整天埋在店里,宰蛇煮蛇,帮父亲泡蛇酒,浑身都是蛇的味道。每次约朋友出去,我都要把自己洗好几遍。很多同龄的女生都开始谈恋爱了,但是我认识的异性朋友都不敢靠近我,因为怕有一天得罪了我会被蛇咬。当时他除了做厨房厨师,还开始接手埋账和外联的事务。

我会在忙累的时候抱怨。没想到不久的将来会有一场奇遇等着我。1979年冬天,荃湾龙兴酒楼办蛇宴,叫我和我哥去杀蛇。到了现场,我们就坐在蛇笼旁边,那么安静,没有生意,别人也不知道我们做了什么。台上,司仪在说话,我跟我哥说,要是他能把话筒给我们就好了。看着空文件,我抓起一个司仪说,把话筒借我一下宣布业务。正好大堂经理路过听到了,马上向司仪要了个话筒,把我推上了舞台。

被无数双眼睛注视着,我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为了缓解气氛,我带着蛇跳舞,或者把蛇拿到客人面前让他们摸。现场气氛立刻被炒热。

没多久,大家都知道餐厅里有个蛇女在舞蛇。很快,越来越多的餐厅找到我们表演。最忙的时候,九家餐厅同时邀请我表演,我只够时间去其中两家,我哥带着哥们在剩下的七家卖蛇胆蛇酒。因为忙不过来,还请了临时工,一天一百块,帮忙杀蛇壮胆或者倒蛇酒。这是小弟们拿着酒店角落的蛇笼去取蛇胆。

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我最火热最厉害的时期。媒体来采访拍摄,电视台叫我去拍怎么做蛇菜,还有一些电影公司娱乐公司来找我教演员跟蛇对手戏。最开心的是和偶像梅艳芳在一起二十天。当时,她在一场音乐会上表演歌曲“梦女孩”时不得不跳蛇舞。我负责3天排练,18天演出,红馆23条蛇。这是我和梅艳芳(右二)在后台的合照。她很善良,一点也不摆架子。

1989年10月1日,我去了香港最著名的长寿综艺节目《今夜快乐》,为大家表演蛇舞。之后“少女蛇王”的名号彻底打响,店铺营业收入比之前翻了一倍。大家都说那里的蛇又新鲜又好吃。很多客人来找你是为了名气,我们用品质留住他们,让他们口口相传,告诉别人。当时我还挺自豪的。我觉得我是一个小明星。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没什么。我只是在做我自己的工作。如果我做得好,做得好,自然会有机会,会有人欣赏你。

一切都很顺利,但我在接下来的一年里遭遇了人生中更大的挫折。1990年,父亲去广州买蛇时,心脏病突发。我到的时候,他精神还很好,但是第二天就去世了,没有留下一句遗言。这么大的家族突然没了人,弟弟们也不太懂这个行当。如果我不上顶,被褥就收了。那一年,我刚刚三十出头。我压力太大了,每天晚上都发疯失眠。当时我五哥在马克西姆工作。我说父亲不在了,船没有了舵手。现在我握着舵,但我不会划船。请快回来帮我划船。我弟弟很乖,辞了外面的工作。

其实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但是我记得我父亲教我做人的道理。爸爸很勤奋,从不与人竞争,总是老老实实地工作。入行后,他一直跟我说,任何事,无论大小,都要努力去做,先试自己的心,再试别人的心。这是父亲生前设计的店名卡,我一直保存着。上面印了很多蛇娃娃。他说街上卖蛇的时候有很多小孩在看。他们看到名片这么可爱,就会拿回家给家人看,这样更有宣传效果。我父亲确实是一个聪明勤奋的人,可惜走得太早了。

生意每况愈下。过去,我们30%的业务来自奥特莱斯,70%来自餐厅和批发。金融风暴后,批发减少了七八成。为了扩大客户群,我顶着个硬皮脑袋去了高级酒店。之一年,经理知道我是牙寮街的,眼皮都没抬一下。第二年或者第三年,是这样的。第四年,他指着我说,你脸皮真厚。我跟他说,谁也不能保证你用的蛇肉永远不会有问题。我会给自己一个机会。第五年,他的蛇肉供应真的出问题了,要连夜跟我进货。这就是世界。不放弃,就能活下来。我通常把收到的现金都放在放毒蛇的箱子里。

香港的蛇业是男人的天下。早些年,我和父亲一起去帮 *** 抓蛇。当警察在娇娇看到我是一个瘦小的女孩时,他们拒绝让我抓住她,直到他们看到我把蛇放进袋子里,他们才被说服。1997年6月,我在西贡协助警方抓到三五,上了香港的头条。这是我成功抓到蛇后媒体拍的照片。

当时西贡水警基地的警察让我帮忙抓一条“大蟒蛇”。当我带着布袋、手套和捕蛇叉去那里时,发现那条蛇竟然是“亚洲之一毒蛇”。被它咬了之后,五分钟之内肯定会死。但我冷静下来,抓住了蛇,拔掉了它的毒牙,真是千钧一发。这张老照片里,一群警察围着我,没人敢上前。做一个像我这样的女人不会浪费我的生命。

沿袭之前父亲建立的商业模式,我和兄弟们撑起了被褥。在磨合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明确的分工:我负责管理,两个弟弟负责厨房,一个弟弟负责开车送货,真正回应了招牌中的“谢”字,谁也离不开谁。一般来说,冬天要工作18个小时,夏天自由一点,朝九晚九。卖蛇汤的生意有季节性,冬天喝的人多,夏天喝的人少。我们依靠冬季的利润来支持年度开支。

虽然我现在主要是做管理,但是在厨房我会尽量做好自己的工作。杀蛇的过程太吓人了,我怕把员工都吓跑了。每天早上10点到店,半小时内放血十几条蛇为胆。然后按厚薄分开,按顺序放入锅中。不同的蛇耐煮性不同。和眼镜蛇一样,是最沸腾的反抗。别的蛇都熟了,就是还没熟。蛇是瘦的东西,需要一点油来调味。做汤的时候会加入老鸡和猪骨一起炖,煮40分钟,将蛇从冷水中捞出,去骨撕肉,再回锅,直到蛇骨完全散开。这个过程至少需要6个小时。

接手店铺后,我和弟弟一直在研究菜品的味道,看能不能做得更好,尤其是蛇羹。传统的太师五蛇汤是用榕树、三绳线、百花蛇、金足带、米铲头五种蛇(后两种是毒蛇)熬制的,而我们用的是六种蛇。其实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去印尼加里曼丹岛的时候,发现当地有一种野生海蛇,汤很鲜很甜,就试着加到蛇汤里。结果汤一滚,整条街都香了,然后我们就固定在蛇汤里了。

香港有这么多卖蛇汤的店。大家都说自己的店更好。让我们直奔主题,看看有多少回头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口味,他会找到自己喜欢的。土里的日本人很小的时候就来我店里买蛇,后来老了就带着儿子来了。最后一次,他已经白发苍苍,80多岁了。他走路需要帮助,他也来吃蛇。拍照的时候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就像朋友一样。我觉得做生意赚点小钱就够了。最重要的是有回头客,大家认可你做的事情。

做生意这么多年不可能没有挫折。爸爸以前说过,水不会一直流。当你有生意要做的时候,你就要去争取,而且不会总是好的。我以前不懂这句话,现在懂了。2003年非典之后,我们的生意一落千丈。当时有传言说蛇是罪魁祸首,很多人捂着鼻子和嘴从店门口走过。差不多三年,全行没有业务。有的店改了店名,把店内的蛇字摘下来避风头。我们没有改变它,因为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自从渔农处说不管蛇我们都要继续做,人们好不容易才慢慢忘记谣言。

从2008年开始,生意逐渐好转。但是香港的蛇业普遍在走下坡路,货源是个大问题。曾几何时,香港人吃的蛇主要来自内地,靠吃农田里的田鼠长大,又野又肥。近年来,随着mainland China经济的快速发展,农田越来越少,野生蛇也在躲避大山。物价上涨,我们买不起。养殖蛇担心激素。我们开始从马来西亚进口野生蛇,但我们不得不一直与大陆商人争夺蛇。楼下爸爸设计的蛇盒又旧又烂,我们就设计了新的蛇盒。现在库存的蛇不多,但是冬天会多一些,几百条。

对我来说,蛇既是朋友又是饭师傅。没有它,我养不了几个弟弟妹妹。杀了这么多年蛇,也不总是好运。2005年,我被一条还没拔牙的五步蛇隔着布袋咬到了手心。顿时,我血流出来,胳膊肿了一大包。当时家里人都慌了,以为我不行了,我妈就把哥哥姐姐都叫来。我吩咐家人给我熬中药,防止毒素扩散,并让他们租车带我过海关,去东莞一家专门治疗蛇咬伤的医院。在医院坐下,医生帮我止血,纱布一拉,我就晕了。

这次九死一生,我想明白了一件事。如果我不幸去世,我老公最多可怜我三年,或者更少,我弟弟和寡妇怎么办。不如少做毒蛇,找点安全的事做,寻求转型。现在除了卖蛇汤,还做蛇宴,研究各种蛇味菜肴。店里卖的很好的椒盐蛇,是我和弟弟经过23次试验做出来的。

我们现在的经营压力还是很大的,最近生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但是,我们还是要开店。香港人说“要以学生为本”。穷了就改,改了就只能想着怎么把门店经营多元化。除了开发新菜品,近几年还卖蛇皮手包和皮带来盖账。至于自己的生活,有钱就多吃点。穷的话,非典期间亏三年。如果你吃的是米粥,那么下一餐你就只有一块腐乳,一盘生菜,一盘咸鱼,一样开心。

我已经在这行干了将近50年了。我定目标的时候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改善家人的生活。之后我就抱着这个想法,不停的往前杀,把头往前埋。今天他们都过得很好,我得到的回报和我付出的差不多。如果你当时很迷茫,连目标都没定,你现在可能什么都没有。这是2016年,广东花都,我妈生病住院,我们全家一起拍的最后一张全家福。在她生病的那些年里,她总是由仆人照顾。我觉得是一种解释。

想想,人生真的很短。这么多年,做蛇王让我大开眼界,做了别人不敢做的事。我死后,在阴间见到父亲,我想我可以坦白地告诉他,我有一件事要向你坦白。这是我最不想说的话。我已经坦白了,我不会辜负你对我的要求。今年夏天,趁着生意淡季,我们又重新装修了店面,希望冬季的生意能再次出现转机。

# *** 我的故事#【本组照片由周嘉玲提供,今日头条独家发布,严禁转载】如果你有故事,请点击上方“ *** ”账号,私信发送“投稿”二字,点击链接填写故事,我们将为你整理。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微信客服
微信客服
QQ客服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